一个all金群的乐乎账号。
群号:297872820

内容乱七八糟的,常年召开活动。

相识一场,开心最好。

【瑞金】超时空来电

江锦鳞游来游去:

*occ预警
*写了半个月,口感也许并不好,慎食
@相思桃 的点文!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01
清晨六点,金把做好的两份早餐端上桌。


今天的三明治做的很诱人,外面两片面包是被黄油煎过的,脆脆的,里面夹了已经软化的芝士。配菜是蔬菜沙拉。


可惜,家里没有牛奶了。


金站在冰箱前,看着冰箱门上贴着一个便利贴,便利贴上是他熟悉的字,上面写“买牛奶一箱”。


他吃完早餐,慢悠悠走到客厅里,客厅的采光很好,暖暖的阳光从透过玻璃照射在金常坐的单人沙发上,给沙发镀上一层柔光。


金慢慢坐到沙发上,整个人笼罩在温暖的阳光里。金色的阳光让他金橙色的头发越发灿烂夺目。


他伸手抽出压在固定电话机下的一张小纸条。


小纸条写着8个数字。


他拿起话筒,对着纸条上的数字一个一个按,在长时间的“嘟”声后,电话被接通了。


“喂?”


电话那边的传来稚嫩的声音,应该是一个小孩子。
电话通了。


他回复道,“你好!”


“你好!”电话那边稚嫩的声音回应道,“请问你是谁呀?你是要找我姐姐么?”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姐姐啊?”


“啊?……你不是要找我姐姐的么?”稚嫩的声音疑惑的问道。


“不是。”金说,“我找你。”


“你找我?”稚嫩的声音充满惊讶,“你要找我?”


“是的,我能和你聊聊天么?”金含笑回应道。


“可以……可是你为什么要找我……嗯……我认识……嗯见过你么?什么时候?”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似乎很纠结,金想象了一下电话那头接电话的小孩子皱着眉头,不自觉地噘着嘴,思考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个给他打来电话的陌生人,笑了起来。


“当然。”金回答道。


“在哪里?”


“你去照照镜子,在镜子里你就能看到我了。”


“好的。”小孩回答道。


那边的小孩把话筒放在一边,从椅子上跳下来,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跑到洗手间。


过一会儿,小孩又“啪嗒啪嗒”地跑回来,爬上椅子,拿起话筒。


“喂?”


“喂。”


“我没有看见你。”


“没有么?”金回答道,蓝色的眼睛里充满笑意,“你没有看见我吗?”


“没有哦。”小孩充满稚气的声音回答道,“除了我自己,我谁都没看见。”


“你是谁?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好吧……”金语气里带着遗憾,“那你猜猜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


“我不知道……嗯……你是来找我玩的么?”


金一听这句话,有些诧异地问:“没有人跟你玩吗?”


“没有……”电话那头的声音委屈极了,“姐姐出去,附近也没有别的小朋友,他也不肯陪我玩……”


“他?他是谁?”


“我不知道,他是我昨天在外面碰到一个小朋友。”小孩像是被打开话匣一样,滔滔不绝地向电话那头的金倒苦水,“我看他躺在地上似乎很不舒服,我就把他给带回来了,结果今天他一醒就爬窗户,还把姐给他包扎好的伤口弄开了,流了好多血,我一靠近他,他就瞪我,好凶。”


“然后呢?”


“唔……姐姐叫我照顾他,于是我就把他带回来了,还给他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哦!不过……现在他……”


“他不能动了?”


“嗯……咦?你怎么知道的?”


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对电话那边说:“你是不是绷带缠的太多了,所以他动不了?”


“可是他流了好多血……”电话那边声音担忧地回答道,“姐姐说如果老是流血会死的,所以我就按照那个木…嗯……就是那个……嗯……”


“……木乃伊。”金努力憋笑,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答。


“对,木乃伊,姐姐说做木乃伊的人包扎技术特别好……你笑什么?”小孩听见话筒那头突然开始大笑,有点恼。


“没什么噗……真的没什么……”金缓了缓,让自己尽量不要去想开始转移话题,“……你觉得他是不是饿了?”


“………完了……我忘了姐姐叫我在他醒来的时候,把橱柜里的饭菜拿给他吃了!”小孩着急地说,“我得给他送吃的……”


“那你先挂了吧,我过一会儿再打给你?”


“……嗯……我给他送给饭,一会儿就可以回来的……”


金听着那边小孩有些不情愿的声音,笑着说,“他需要照顾对吗?你答应过姐姐要照顾好他的对吗?”


“……嗯……好吧…”小孩纠结了一下,还是听从了金的话,“……你还会打来的对吗?”


“会的。”


“那……好吧………我先挂了”


随后金就听见“啪”的一声,电话里传来了频率很快的“嘟嘟嘟”声。


他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相片,摆放好。


相片上,充满朝气的金发的小少年一只胳膊搭在旁边面无表情的银发小少年肩上,开心的冲镜头笑着,比了一个剪刀手。



02
金拿起话筒,又照着那张小纸条上的号码开始拨号。


“喂?”


“喂。”金听着话筒里传来熟悉带着一点沙哑的少年音,看了一眼摆放在茶几上的相片。


“许久不见,你能和我聊聊天么?”


电话那头的人一愣,过了几秒,他的声音才从话筒那头传过来,“……请问……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知道么?”


“呃……我想…你是打错电话了吧?”


“不,我没有。”


“可是我确实不认识你。”


“不,你认识我。”


“可我不记得你。”


“这很正常,这对你来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呃……?”


“现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做?”


“我……那个,我是不是曾经答应过你什么?”少年诚恳地说,“我大概忘了……你可以说一说,我应该能想起来。”


“不,你从未答应我任何事,我是说你的事。”


“我的?”


“是的,是你此刻想要做的,却在犹豫的。”


“我……”电话那头的少年趴在护栏上,看着深红的夕阳。
他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也许是打错电话的陌生人,也许是一个曾经有过短暂交集的他,但现在他是谁都不重要。


他觉得自己憋在心里的那件事让他胸闷气短,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他把想要倾诉的话稍稍加工了一下:“我…就是……嗯我的朋友,他发现他喜欢上了他的发小,他的发小好像也喜欢他……嗯…他不太清楚……就是他自己不知道发小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我是说恋人之间的喜欢……他的发小成绩很好,要出国深造了,也许回不来了,你说他是不是该……嗯告白…告诉他的发小?”


“我觉得如果是你,你会。”金肯定地说。


“是吗……”少年低着头,“你怎么确定我会?”


“如果你不去做这件事,你会后悔么?”


“嗯……应该吧……”


“那就去做吧。”金看着茶几上相片,准确的说是那个面无表情的银发少年,眼神里流露出深深地思念,“做你最想做的事,不要后悔一生。”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03


金第三次拨打了那个电话。


这次接电话的是一个青年人。


“喂?请问您是……”


“许久不见,你要和我聊聊天么?”


话筒那边被打断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


“是……你?……前几年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


“是的,你告白成功了么?”


“嗯……那个…你都知道?”


“嗯……一般向他人问私人的问题的人,都会谎称是自己的朋友遇到了这种事。”


电话那头的青年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本来是想事后给你打个电话的感谢你,可是我根本打不通你的电话。”青年人用感激地语气说道,“说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要遗憾一辈子!我也再也见不到他了!”


“嗯……”


“你不知道。”青年人语气开始激动起来,“他因为我的告白误机,本来要坐的那架飞机失事了,后来国外还爆发了疫情,就在他所读学校的范围内,还好他在国内……”


“你很爱他是么?”


“嗯。”电话那头的青年人露出幸福的微笑。


“你不希望他死对吗?”


“啊………”青年对这个问题十分诧异,“……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能够救他,你愿意付出一切去救他对么?”


“是……”


奇怪的问题,青年这样想着,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巨大广告牌下,正在帮他排队买冰淇淋的爱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到以前,我以前也有一个很爱我的人。”金看着那个相片上的银发少年。


“我们一起出去玩,突然他说要买花,他挑的很仔细。而我一向不太喜欢把时间浪费在自己不感兴趣事上,所以在他挑选花的时候,我想去马路对过买冰淇淋。”金的嗓音很低沉,“我就自己跑了过去。”


青年人听着这话感觉不舒服。


因为就在刚刚,恋人也说要买花,态度很坚定,但进入花店没一分钟就匆匆出来,然后带他来到马路对面买冰淇淋。


“等我买完冰淇淋正在过马路的时候,他正巧从花店里出来。”


“我高兴地跑过来,却发现他丢下花一脸惊慌失措地冲了过来。”


“他跑得是那么快,比参加校运动会和我抢冠军的时候还要快。”


“下一秒我就被他狠狠地推开了。”


“我飞了出去,等我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看见他倒在花店前的马路上……”


“等等!”被他的话弄出不好的猜测的青年人打断他的话,“你到底是谁?”


“我一直都告诉过你。”回忆了最痛苦的事的金沉着脸,“很久很久,你小的时候。”


“你大概忘了吧……”


我小时候?


青年皱着眉头,努力挖掘自己记忆,试图找到这个人。


“我见过你?在哪?”


“你应该算是见过我,或许不算。”金用手指摩挲着金属相框,“其实我只给小时候的你打过一个电话。”


“要和我见一面么?我就在马路对面的咖啡馆。”


青年人思索了一下,“好。”


他回头看了一眼还在买冰淇淋的恋人,给他发了条短信,又不自觉看了眼广告牌。


然后开始过马路。


他不知道的是,电话那头的那个人此刻正安安稳稳地坐在自家的沙发上。


他不知道的是,有一辆酒驾车辆正向他飞驰而来。


他不知道的是,他每走一步,酒驾车辆每靠近他一分,电话那端的那个人的身体就越发透明。


在故事的最后,他被车撞飞了出去。


在一片混沌之中,他听见自己的恋人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金!!”


他努力睁开眼,一睁开眼就看见马路边的咖啡厅被擦得干干净净的落地窗上映出了他的身影。


“你去照照镜子,在镜子里你就能看到我了。”


混乱的大脑里突然跳出这句话,就像一把钥匙,解开了所有的迷。


不,还有一个。


他努力聚拢自己快要消散的意识,把头转向另一侧。


他看见自己的恋人,丢下冰淇淋冲过来,他跑得是那么快,比参加校运动会和自己抢冠军的时候还要快。


他跪在他身旁,想要抱他,却有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深怕会加重他的伤势。


接着恋人身后,有什么巨物轰然倒塌,人群开始混乱起来,尖叫声此起彼伏。


他明白了。


金努力地扬起嘴角,给他留下此生最后一个微笑。


而在时间的那一头的金也带着微笑,安安静静地消散在阳光中。



04
“砰。”


格瑞关上门,把刚刚买的一箱牛奶搬到冰箱旁,然后撕掉冰箱上的便利贴。


他把放在餐桌上的剩饭都倒掉,把盘子洗干净。


然后做了两个人的午饭,两荤两素,在餐桌上摆了两副餐具。


他坐下来吃饭,时不时给另一个碗里夹几块肉和菜。


吃完饭后,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背对着自己放的相册掉了个头。


他看着那个相片,准确的说,是充满朝气的金发的小少年。


他笑得灿烂,一只胳膊搭在旁边面无表情的银发小少年肩上,对着镜头比了个剪刀手。


他看了好一会儿,拿起那个放在茶几上的小纸条,对着上面的八位数字,一个一个按下那台老式电话机的电话键。


在长时间的“嘟”声后,电话被接通了。


“喂。”


电话那头传来孩子清脆的嗓音,带着一股虚弱,似乎是生过一场大病,还在康复阶段。


“不好意思,房子的主人现在有事不在家,如果有事,请稍后再打来。”


“不用了。”格瑞看着自己对面空无一人的单人沙发,“我要找的就是你。”


——————————————————
瓶颈期,弄了快半个月才弄出来
原本的题目是《谋杀》
没查字典,自己理解就是,谋杀,既有预谋的杀害,比如故意把对方引到他会死去的地方。
所以我还有一个题目叫《自杀》/《谋杀自己》
☺☺☺

评论
热度 ( 114 )

© 为了金宝贝的生日,冲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