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今天还债了吗?
这是all金群的赌骰大型翻车现场。
一个贼几把炫酷,记录一群贼几把炫酷的欠债人日偿还债的首页。
all金群号:297872820

【卡金】无所求

黑匣子:

★是卡金,本来想写车的,但是...写了真的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啊。
★是支配服从设定,因为网上这类介绍太少了,所以就借鉴了DISC个性测试,有兴趣的小伙伴就自己搜索一下吧。
★是赌债,字数肯定够了咳。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卡米尔成年那年测试出了个性为CON,这是一件大新闻,亦是雷星家族的一件丑闻。


众所周知,这个庞大的家族一向是绝对的支配者,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成员会成为CON——至少对外公布的没有,这就直接导致了这个家族对卡米尔宣读的除籍条约的诞生,不能拒绝,不能否认,卡米尔直接成为了一个黑户。


刚刚成年的青年不发一言,蓝色的眼瞳里波澜不惊,雷狮完全没有想到他这位表弟会是一位服从者,潜意识里觉得的不可能,他甚至比普通的支配者都更像一个DOM。像是猜到了雷狮的想法,卡米尔叹了一口气,压了压帽檐,直接拒绝了表哥想要对他的资助。


“大哥,你要成为这个家族的继承人,你不能和我扯上任何的关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个家族不可能放过我,不过我会有办法的。”镇定从容一向是卡米尔的特征,雷狮定定地看了会正在收拾行李的青年,继而重重呼出口气,用手压了压卡米尔的脑袋。


“你好歹给我露出点胆怯啊小子。”


卡米尔理了理被雷狮搞得有点歪的帽子,嘴角牵扯起的弧度有点似笑非笑:“胆怯可不会解决问题。”


“那机器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哪里像个CON。


“或许是因为我还没有遇见自己的DOM。”


“行了,你小子还有心情给我开玩笑,”雷狮嗤笑了一声,继而收敛了表情,罕见的面容有些严肃,“卡米尔,给我活下去。”


“遵命,长官。”卡米尔行了一个雷狮私兵的标准军礼,被雷狮笑着打了下去,他是五年前才回到了这个家族,而五年前,正是雷星家族的“天才军师”初露头角的时刻。


任何人都知道雷狮和卡米尔之间的关系,所有人都在想这次结果出来雷狮到底会有何打算,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雷狮会放弃这个弃子——CON实在太不稳定了,没有人会把他们放到高位,更何况是雷狮。


雷狮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但既然卡米尔拒绝了他的援助他也就相当干脆的答应了。而现在,是时候离开了。


“卡米尔,既然你已经被除名了,那就不再是我的弟弟。”


“雷狮,你会登上家主的位置。”


雷狮没有再开口,一脚迈出房间毫不拖泥带水,是他风格的雷厉风行,他能够五年前回到这个家族就与长子分庭抗礼,又不是只靠着一个军师。


但是,卡米尔,你得给我活着,好见证这个家族,彻底毁灭的那个时刻。


雷狮关上了房门,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隐在转角处的杀手,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与其说是生气倒不说是嗤笑,他就那么毫不留恋地继续迈开步子,彻底与这处地方划清了界限。


再见了,大哥,雷狮。


卡米尔拉下帽檐,嘴角却勾起一抹真切的笑,他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是个CON,那个女人死前抱着他一遍一遍地说着自己和她实在太像。


我才不会像你那么愚蠢呢,母亲。


是我的东西,始终都是我的。


卡米尔把收拾好的东西放进储物戒,看了一眼关紧的房门,转身从窗户跳了下去。


卡米尔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都有点摸不清头脑,他看了一眼陌生而狭小的屋子,选择沉默不语。这个屋子小是小了点,但是各处都打理地相当整洁,这让稍微有些洁癖的卡米尔比较满意。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了进来,勾勾缠缠地晕染了一片暖色,卡米尔透过那一丝缝隙看着外面透亮的天色,一瞬间有些茫然。他抬起手掀起了一角窗帘,窗台上有几盆植被,在阳光的照耀下舒展着枝叶。


过于温馨过于安逸,让他有些无所适从的环境——也是让他相当想要忘记的环境,那个女人一样的喜欢把房间布置成这样,放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最终还不是成了一片狼藉。


卡米尔觉得自己早该忘了的,但是不经意间又会全部想起来,就算连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每当这时他都会厌恶起自己绝佳的记忆力。


怎样都不是他会习惯的环境。


“啊,你醒了。”清爽的声音响起,卡米尔脑海里闪过好听一词,这让他有些奇怪,他甚至有种想要听到更多的冲动,对声音并不是太敏感的他朝着发声的地方望了去。


明明算不上好看到极点的面容,只是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想要亲近。卡米尔皱了皱眉,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


视线却怎么都撇不开,金被盯的有些不自在,食指挠了挠面颊,卡米尔的视线也就顺着移到了手指上,骨节修长,想要让人一口含下去。


怎么回事。


卡米尔这下可称为面容沉凝了,脸色很是不好看,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站在门外,几步跨了进来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小心翼翼地不敢看卡米尔盯着他的双眼。


连低下头而露出的白皙脖颈都想啃一口。


卡米尔这样想着,继而闭上了眼睛,太不对劲了,先不提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因为身份的原因各色美人他都见过不少,只不过是一个如此普通的家伙,到底是哪里可以吸引他到这种程度。


“看你的样子,你成年了吗?”看起来太年轻了,也难怪金会多此一问,只是难免带了点其他目的。


“刚成年。”因为长期没有说话而嘶哑的嗓音,听到这样的声音,金就露出了颇为愧疚的神情,赶紧从储物戒里拿出一瓶营养液让卡米尔喝下。卡米尔也没有推辞,他是明白了他是被这个人救了,却不知道这个家伙知不知道自己是个灾星,只会给他带来麻烦。


卡米尔脑海里闪过要离开这里的想法,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就被否决了,紧接着被一个极为强烈的想法淹没,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这个人。


怎么回事。


卡米尔终究没有觉察到任何异常,这让他更为费解,他看着依然低着头却总是偷瞄他几眼的家伙,直觉是在这个人身上出了问题。


果然,这个家伙再度开了口,带着歉意以及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


“那个......你当时,你知道的,你受了重伤......”


是的。


卡米尔自己在内心回复了一句,他看着这个人支支吾吾的样子,很有耐心的等着。


“那个......就是你,你不是......然后说......我就只能,嗯......”


嗯?


“就是因为情况危急!所以我就只能和你结契了!”


后面这两句是吼出来的,耐心地等待着下文的卡米尔不出意料的被吓了一跳,金的脸上像被火烧了一样一直红到了脖子,那颜色在卡米尔眼里怎么看都觉得意外的好看。


“你是个DOM?”


“啊?是啊。”像是没有预料到卡米尔会突然这么问,金有些呐呐地回答,话语里带着点黏濡的湿气,卡米尔突然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他把这些归咎于结契所带来的影响。


“你,你没生气吧......你知道的,当时是情形所迫......”男子急切地像是要解释些什么,卡米尔从先前的对话中推断出这个家伙的年龄应该比自己大,只是这张脸这个声音怎样都觉得应该是个比自己小的家伙。


卡米尔定定的看着这个家伙蠕动的双唇,顺应着内心俯身就咬了上去,金顿时就被吓得说不出话了,只能僵直着身子承受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待到有湿滑的东西侵入了他的唇齿,才红着脸推开,更是不知所措起来。


推开卡米尔的力道有些重,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亦或是两者皆有。


“你,你这是干什么!”


“你是我的DOM吧,”卡米尔隐晦地舔了舔唇,暗道一声果真是甜的,不紧不慢的姿态与着金有着鲜明的对比,“做这种事情,不应该很正常吗?”


“可,可是,这种事情......”


“你愿意舍弃唯一的结契机会来救我,难道不就是认可了我是你伴侣的事实吗?”卡米尔凝视着男子泛着水色的双眸,一时觉得如果这双眼能被泪水洗过应当更为的好看,口中却还是慢条斯理地说着,“你完全可以把我放在一边,如果觉得愧疚甚至可以仁至义尽的把我送到最近的医院,我是死是活,对于你都没有很大关系不是吗?”他少见的有些咄咄逼人,但就是想从这个人嘴里得到一些什么,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话语。


“更何况,正常人都会觉得救了我就是惹上了大麻烦,如果被追杀我的人知道我没死,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当时哪有想这么多!就是单纯的想救你行不行!”被说了这么多的金脑子一转就觉得卡米尔是嫌他多管闲事,他顿时就觉得有些委屈有些羞恼,拜托,共享了生命力的人是我诶,就算那什么的契约我是支配者,我怎么可能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啊。


金对着卡米尔翻了个白眼,也不再回他,掏出几瓶营养液就扔在了床上,自己转身走了。


呵,奇怪的家伙。


卡米尔靠在后面的墙壁上,丝丝凉意透过衬衫传进了脊骨,他拿起一瓶蓝色的营养液摇晃着,眼里暗沉的眸色渐渐露出一丝晶亮的光彩。


就是想救我吗......


卡米尔在修养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有些迫切的想要看到那家伙,他有时会暗叹这契约的效力真是有够强悍。即使当时在雷星的时候,他也是比较习惯独处,哪里会有这样一种想要粘着一个人的心态。


CON是结契契约中的服从者,何为服从?就是会听令于其支配者的一切话语,但是他们共享着生命,所以一般人轻易不会结契。


但是CON的社会地位一向低下,因为他们都有着极端的性格缺陷,于是就需要DOM的协调与抚慰,安抚CON的情绪让他们能在社会上正常的生活。似乎结契对于服从者的制约很是强大,但如果是正常相爱的两个人,那么结契对他们不会有丝毫的影响,甚至会促进他们的感情。


像金和卡米尔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竟然也能成功结契的案例,是几乎不存在的,但凡事套在这个几乎上也就说不准了,当时凯莉给卡米尔看病的时候也就随口这么一说。她是个真正的无良医生,要不是看在金的面子上才不会给这个家伙医治。


只是伤势太过严重,即使凯莉自称能把死人医活也禁不住他一直在死啊,于是她就提出了这个不可能的设想,哪想到金这小子当了真付诸了行动,更没想到竟然成功了。她看着就这么成为结契伴侣的两人,朝天翻了个白眼,暗啐了一声卡米尔道他好命,随后就卷袖子走人,倒也是干脆。


临走前又是对着金一副谆谆教导的模样,说不要随便就捡个东西回来,金挠了挠头,连连答应,凯莉只当这小子敷衍,但该说的照样说,大不了再帮他兜着点。


卡米尔可不知道这事的始终,总归是花了点时间习惯了这里的环境,他依然总是沉默不语,只是在静下来的时候就会盯着他的支配者。


他见过的事多,知道的事多,见到的人也多,尽管他对那些不关心也总会有些传到他的耳朵里。在贵族里把家族里的服从者送去联姻是常有的事,也别指望那些支配者会对服从者有多友好,他见过的那些CON多多少少神经都有些不正常,他们本身就不是善于处理自己情绪的家伙。


【只要活着就好。】


那些DOM经常挂在自己嘴边的话。


金已经习惯了卡米尔的视线,这个人有些沉默寡言但是极好相处,但是,意外的有些流氓嗯......应该这么说吧。


但是很能干不错啦!即使一开始做家务的时候会有些笨拙,但是后来做的菜都比他的好吃了来着.....


但是这也不能抵消他时不时就扑上来啃自己的罪行,不能!


“卡米尔,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


“嗯......”趴在金身上睡觉的青年似乎思考了一下,手臂支撑起身子盯着金有些微红的面颊,窗外的阳光照射下来,金才发现这人的发色竟然透着一丝蓝。


似乎是微勾起嘴角,卡米尔再次俯身啃了一下金的嘴角,继而翻身下床道了声早安。


“早......”金揉了揉被咬的有些疼的嘴角,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幽怨的眼神,正在换下睡衣的卡米尔拿着金的衣服走到了床前。


看着这一副乖巧模样的卡米尔,金一时无可奈何得很,再者说,他们现在也算是那种关系......


光是想到这,金就忍不住红了脸,卡米尔看着好笑又禁不住低头咬了口这人的脸颊,也不重,只是牙齿轻轻地磨了下。不经意地舌头也碰到了那处软肉,金就浑身哆嗦了下,捂着脸接过卡米尔手中的衣物挥手让他走开。


卡米尔听话地走出房门,并关上了门,他看着手中闪烁的终端,本来显得清澈的眼里露出深藏于底的暗色。


长子与本家似乎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可不是,那么重的伤势,即使有人出手相救也挨不过几天。哪想到也只有这个笨蛋会用这种办法救他,低头思虑到此,竟是露出一抹笑来。


他原本以为他对于那个家伙的言听计从仅仅只是契约的效力,但也不想这人从来就没有约束自己的念头,那一副自己想走便走的态度倒是让他自己心里一股子无名火。去探求那怒火的源头时却毫无头绪,亦如羚羊挂角,偏生这人实在让人着不了气,只能泄愤似的咬咬这人。


倒是不像自己了。


只是,夺位那天的期限将近,他却是有些犹豫了。这一半的生命终究不是自己的,若这么糟蹋,怕是要让人恨吧。


恨我也罢,谁让我是个天生的恶人呢。


只是自己到底是有些不甘心。


“卡米尔,你是有话对我说吗?”


依旧是阳光静好,这是金少有的给自己放假的时候。金每天都很忙,卡米尔查到这个人好几份兼职,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他没有权利让他停下那些事,只有这个人回家的时候给他一个舒服的家。


谁让自己是个黑户。


但是也就这么一大早,金就开了口,委婉地表达着自己的不安。他察觉到了,这人一向剔透,卡米尔也明白,只是他不说金也不会强制自己说出,明明只要开口他就会全盘拖出。


不仅仅是因为契约。


张了口却又是一句不明所以的话,卡米尔微弯起眼角,眼里有些晶亮的透蓝色:“你会难过吗?”


回答他的是似乎是禁不住的笑声,金一边笑着一边擦着不知为什么就是止不住的泪水,他头一次见到这人哭,蓦然地有些不知所措。


“当然会啊,你是在开玩笑吗?混蛋卡米尔。”


“真是,真是一点都不好笑。”


“金。”卡米尔一把攥住金的手,俯身就吻了上去,这一吻着实有些绵长,金有些喘不过来气,卡米尔也就停下了,转而细细舔吻着金的眼角。


“卡米尔。”


“嗯。”


金把头埋在了卡米尔的肩上,卡米尔也就抱着他任由他平息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只要我说留下来你就肯定会留下来,但我不希望以此来约束你,一次都不想。这种契约本身就存在不合理性,我不希望它......用在我喜欢的人身上。”


卡米尔眼瞳有些缩小,但是他依然默不作声地听着,只是嘴角勾起了极其微小的弧度。


谢谢。


他无声地说着这句话。


不仅仅是谢谢他救了他,不仅仅是谢他给了自己那一半的生命,那所谓的谢,是感谢他们地相遇。


只要你在身边,那一切都不足为惧,如果这就是支配者对于服从者的抚慰作用,那他还要感谢自己服从者的身份。


“但是,这是我这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命令,如果你做不到就别来见我了,卡米尔,”或许是有些哽咽,金顿了好一会,卡米尔把这人压的更紧了些,“活着回来。”


“遵命,我的支配者,再见你的时候,卡米尔这一人一辈子,都是你一个人的。”

评论
热度 ( 217 )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