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今天还债了吗?
这是all金群的赌骰大型翻车现场。
一个贼几把炫酷,记录一群贼几把炫酷的欠债人日偿还债的首页。
all金群号:297872820

【all金】春晚男团(我要上春晚)

ドSの菠萝鱼:

·又来搞事了!这一篇完全瞎写!完全瞎写!文笔极差!OOC有,慎!


·活动勉强赶上了(艾特组织 @三水一金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节目纯属捏造,若有雷同纯属巧合(说是春晚,节目根本一点都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我认识的人都上了春晚该是一副怎样的体验hhhh


1.



今年的金倒是早早的就吃完了年夜饭。想想去年的种种他就不得不汗颜。因为上一年的同一时候,他的家里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现在,一个都没来,好像相比之下又有些冷清了。人嘛,不就是这么矛盾嘛。



他每年都是和格瑞一起过春节,金喜欢极了那能和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人一起度过重要的时刻所带来的感觉。也不是他念旧,只是他想尽可能多的制造出更多珍贵的回忆而已。可是还没等急性子的金给格瑞打电话,对方倒是先打过来了,还把金吓得手都抖了。



“我去北京有事,不和你一起过年了。”



格瑞这么说的时候,他不知道金的嘴都快要撇到下巴磕了。



他也懒得自己和面包饺子,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看会儿电视呢。所以金早就提前买好了速冻水饺下了一碗吃。没吃很饱,可能就六分吧。剩下的肚子空隙就由瓜子还有坚果来填饱了。离一年一度的盛大节目还有一分钟,金快速盘腿一坐,沙发一旁摆满了没有打开的饮料还有大袋的零食坚果。身旁的座位还是空空的,金大力撕开一包薯片,自言自语着。



“能有什么事呀,什么都不给我说,臭格瑞。”



在电视里响起喜庆的音乐时金闭上了嘴,并开始用心的看节目,尽力不去再对格瑞满怀怨念。可是之后他没成功。



第一个节目往往是一大堆人唱唱跳跳,展示一下舞台效果。可金就是喜欢,所以他总会看的起劲,不管上面的明星他是否认识。



“说起来,去年的那些家伙在干什么呢……”金嚼薯片的声音嘎吱嘎吱的,与电视里传出的歌曲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像创世神听到了金的话语一样,他貌似在电视上看到了一群熟悉的颜色。



金揉了揉眼睛,那些颜色确实还在。他不可能看错,因为平日里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那群人发色实在是太抢眼了,想不注意都难。使劲儿的眨了眨眼,这次真的变的清楚了,因为镜头拉近了。



金其实是一个特别遵守道德的好好少年,但这次在他看到那八张五官都会背了的脸,还有那化的像年画上娃娃一样的妆时,下意识的就骂出来了。



“卧槽!?你们要干嘛啊!?”



2.



金刚想确认的更仔细,镜头就逐渐拉远,把整个舞台拍了进去,但无疑他的视线就是停在那几个人上面无法移开了。 



噫,那簇彩色就跟调色盘一样,跟闹着玩儿似的。



第一个节目可就特别快的结束了,金还没有看清楚那些人的脸。他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最最熟悉的那群人,毕竟有长得像的,对吧。



唉。金叹气。都只是自欺欺人呀……



主持人出来站在了台前,金没有了任何兴致,完完全全精力都留在了已经下了台的人身上。其实说实话,他被吓得不轻。



岂止是不轻呀,都快要被吓死了。



他不敢断言是不是之后还会有那些人的节目,就是那以往在自己身边嘈杂到不行的那群人。可是既来之则安之,反而内心有一些隐隐的小期待呢...



所幸没有让金等太久,金都觉得自己今天是和创世神杠上了。之后出来的节目第一个能够带起来全场的气氛,所以需要劲歌热舞。



懂吧,劲歌热舞。



但金实实没有想到会是雷狮领舞!?



没有了一如既往地发带在身后飘让金一顿,一瞬间没有认出来那个站在台上,跳起来舞,并且站的还是C位的男人是谁。



“雷狮原来跳舞跳得这么好的吗???”所谓目瞪口呆,就是金现在这个样子。他一直都以为雷狮是一个和音乐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



这样想当然是有原因的。他们一起去唱K,雷狮总是在一旁灌他酒,或者在安迷修他们唱的正起劲时拉着他去路边摊吃宵夜撸烤串。金记得自己不止一次问过雷狮为什么不唱唱歌,对方那个完全不正经的笑让金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能雷狮只是好面子,他应该是五音不全吧。金这么想着。



现在看见那个被自己当做五音不全的人正站在全国最大的舞台上,踩着鼓点,踏着旋律,脸上的妆容和方才完全不一样,加上了些若隐若现的金色眼影的那双眼看着镜头没有移开过一毫。金突然觉得这样的雷狮...好像有点帅气吧。



金正泛上红晕,突然看见了什么,“唰”的一下脸色变得煞白。



“啊!!!”金盯着那个在舞台上散发着无尽男人魅力荷尔蒙的雷狮。
“他什么时候偷走的我的T恤!?”



3.



雷狮在一片掌声中,女孩子们的尖叫声中还有金一脸的黑线中退场。金一脸无法言说的表情,内心复杂。就说里面那个露出肚脐的T恤有些奇怪,看着雷狮穿上显得特别小。豁!那是自己的衣服呀!



下一个节目在金还没有消去脸上的怨色时就开始了,金眯着眼睛,演的是功夫节目。大群的剃地锃亮的头顶在舞台的灯光下一晃一晃,让他有些看不清楚被围在中央的领头人。但是当那群功夫子弟全部散开那一瞬间,那亮的不能再亮的金色头发让金惊得合不拢嘴。



“嘉...嘉德罗斯?!”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孙...孙行者...???”



那就是孙悟空呀!一模一样啊!啊,那紧箍咒!啊,那金箍棒!啊,那黄色的毛发!



金忍笑,看着电视里的嘉德罗斯却表演的无比认真。他甚至有些惊讶,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能耐能让那个傲视群雄的嘉德罗斯在台上表演孙猴子。



身边的人不止一次开过这个玩笑。金还记得当时雷狮还有帕洛斯偷笑是不是嘉德罗斯是孙悟空的头好大粉丝,对方差点没给他们俩打死。



所以说,见到现在的这一幕,金发出了像老母亲一样的感叹。



“嘉德罗斯终于长大了呀...”



其实他早已忘记当时与嘉德罗斯的对话。



两个月前,在餐桌上,那厢安迷修正在诗朗诵。金碎碎念的声音让嘉德罗斯不耐烦。“要是嘉德罗斯也能表演耍棍子就好了...”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听见了,脸上挂上了那鄙夷的神情。



“噫——!不不不,什么都没说...”金连忙摆摆手,视线转向了另一边。




于是就有了现在春晚舞台上最值得一看的节目。



4.



在听到下一个节目是魔术表演的时候,金就兴致勃勃端好瓜子准备开始自己每次都失败的推理了。



每年的这个节目他总是拉着格瑞一起看,往往自己还云里雾里,对方都已经兴趣索然眯着眼睛打着瞌睡了。今年没有格瑞,所以金立志要看出个所以然来。



魔术师看起来很友善,先是展示了几个普通的小魔术,像什么猜扑克牌啦,衣服里飞出来白鸽啦什么的。继而之后就是金最期待的邀请嘉宾环节了。



被请上台的嘉宾做出了惊讶的表情,但却笑了起来,在镜头下向全国电视机前的观众挥了挥手。金叹了口气,果然自己预料的没错,这次春晚应该是走后门,那群人组团去玩的...



换作以往的魔术节目,金不觉得有任何不妥,现在他才知道请上来的嘉宾都是托,因为只有他能看出来帕洛斯那虚假的笑容还有演的太过了的演技。



金对魔术表演很失望。



帕洛斯就那样在魔术师的带领下走进了一个柜子内。魔术师关上了柜子门,并指了指舞台另一侧的柜子。“我现在就要来进行影分身!”台下传来一声声惊呼,连金都暗吸一口气。“搞什么哇,这么玄乎...”



在各种乱七八糟各国咒语交杂之下,魔术师故弄玄虚,让金都有些提起了心。“让我们倒数五个数!”在魔术师的带领下全场人开始倒数,金还是挡不住自己眼睛里的期待,全部人都把视线聚集到了另一侧的柜子上。然后,柜门缓缓打开,那里确实是站着帕洛斯,向台下微笑着。另一侧原本的柜子里也是,帕洛斯挥了挥手,所有人都震惊过后掌声雷动。



金在另一侧柜子打开时就内心失落到底了,因为唯独他能认出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影分身。那明明是上次帕洛斯和他一起去公园陶艺馆做的等身人偶而已呀...



只是做的逼真了一点,镜头也不拉近,谁能看得清楚哇...还有那块自己画上去的浓重的橘色腮红,金怎么也忘不了。



金对魔术表演很失望。



5.



可能是金已经慢慢习惯了,所以在接下来出现卡米尔的时候并没有很震惊了。



大屏幕上出现的卡米尔身在厨房里,场外连线着xx市的一家有名的餐馆内。这一环节倒没有什么奇怪的部分,除了看得金有些馋嘴。



卡米尔向来都是以淡然对待所有,没有火爆起来的时候,“热烈”这个词更是和他沾不上边。一旁厨师的繁忙好像与他无关,也不急,慢慢讲着,让金看得舒舒服服的。



自己身边的同龄人不多,相比嘉德罗斯,他可能会更加喜欢和卡米尔玩。自己会被照顾,会有好东西吃,还会有聊的投机的话题。



实在是无法想象卡米尔竟然是雷狮的表弟。



金认为人生中幸福之事之一,就是和卡米尔约饭。他一定会饱口福,说不定还会有卡米尔自己做的甜点,这难道还不够幸福吗!



这个环节好似没有多长时间,而现在正演到卡米尔要向厨师讨教做菜方法。看起来是厨师长的人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几道菜,“这几样里你要选择哪一样来学习呢?”



卡米尔丝毫没有迟疑,指向了豌豆糕。



厨师长一愣,顺着节目的话就问了出来。“看起来没有任何思考就选了豌豆糕呢,这是为什么呢?”



卡米尔悄悄往下拉了拉帽檐。“因为我喜欢的人很爱吃,我想做着给他吃。”



6.



金在电视机前点点头。



“嗯...我也很喜欢吃豌豆糕呢。说起来,看不出来卡米尔原来这么深情的吗...”



金嗑着瓜子,看着场外连线结束,开始了别的节目表演。他开始掰着手指头数数。“雷狮,嘉德罗斯,帕洛斯,卡米尔,之后可能还有...”



还没思考完下一个节目就开始了。金一瞬间眼睛瞪得溜圆,凑到了电视机前,恨不得都要钻到里面去了。他大声惊呼。“格瑞???”



他绝对不会看错,那就是格瑞,不能再熟的身影。可是现在的对方正边唱歌边跳舞,确实没有什么表情,但还是根换了个人似的。



“...原来格瑞是去参加春晚了...”金嘟起嘴。



不对呀!他们都怎么参加春晚的呀...?



这什么,一年一度的盛会变成了草根明星大舞台?



但疑惑也没用,金只得无奈叹气。还是好好看节目吧。



他没有看到过格瑞站在舞台上的样子,那个人向来不喜欢吵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特别是这种所有人都会盯着他看的场合。金当然听过格瑞唱歌,但也只是哼哼小曲的范围之内,没有再多了,跳舞更甚,完全没有见过。他看向电视机里的格瑞,轻盈的舞步有力的动作显得很陌生,但是嗓音还是那个睡觉前给他讲故事的格瑞。



“...格瑞,很帅呢...”金自言自语着。



他想好了,等到对方回来,一定要好好地谈论一下发展方向。无论是沉默寡言的格瑞还是在舞台上褶褶生辉的格瑞,他都喜欢。



但是在听见舞台下女孩子们大把大把的犯花痴的声音时,金内心复杂的心情冲撞在一起,弄得心尖疼。



你们犯花痴也没用,因为这是我的格瑞呀。



7.



金在看完格瑞的节目时去了个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另一个节目都已经演了一半了。



他赶紧坐下,内心的心理准备完全做足了,在看到银爵和一群小狗在舞台上表演时,金笑开了花。



“那是小黑洞哎!”金视线追随着那头黑色的雪纳瑞。在银爵的带领下正做出一个个动作,还让台下观众贡献出不少掌声。



那站在银爵身旁一排的小狗狗们金看着都眼熟极了,但唯一能够叫的上来名字的也就是小黑洞了。



自己喜欢小动物的程度深到有些可怕,所以当时知道银爵在宠物店打了一份零工的时候自己兴奋地睡不着觉,大半夜给对方打电话还以为出了什么要紧事,谁知道就是想陪着他去一趟宠物店而已。



他清楚地记得店里的小猫小狗们,最让他欢心的就是那头雪纳瑞了。当时银爵明明拿它很棘手,说什么也不听,还把他自己抓伤过,但就是命运天注定,金去了以后小黑洞像是有了喜欢的对象,粘着金不移开半步的。




“...小黑洞很聪明的,但是我训练它它不听我的话...”银爵又给自己手上的伤口换了一个创口贴。



金蹲下身,向小黑洞伸出手,它则吐着舌头,把自己的爪子放在了金的手心里。



“看呀,明明小黑洞很乖的~对吧,小黑洞~”



“汪汪!”小黑洞还应景的叫了两声,像是听懂了。



银爵本来就不白,脸色更黑了。他内心矛盾的简直想一拳打飞这只狗。



金也没有想到银爵会选择小黑洞上电视节目,更何况是最最盛大的春晚呀。要是出了任何一个小差错就完全不得了啦。



想到这里金不禁为银爵捏了一把汗,直播看得聚精会神。小黑洞今天很乖,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就在节目快要结束时,突然一下子它跳了起来,把正蹲着银爵吓得动作一顿,然后他看见小黑洞把自己口袋里的领巾叼在嘴里。
观众以为是节目效果,笑声不断。金在电视机前却是一愣,然后会心一笑,看了看那正试图让小黑洞把领巾还给他的银爵。



什么嘛,嘴上说不要我的答谢礼物,这不还是带在身上了嘛。真是不坦率。



8.



什么节目金都能看得很起劲,无论什么节目。



就像现在,每届春晚必有的军歌,彰显大国之气,美声唱法金听不懂但就傻乐。虽然他什么都不懂,但是他内心现在有了不止一点点的违和感。



因为在只有伴奏的时候,舞台旁念朗诵的安迷修实在是太抢眼了。



军歌加诗朗诵?这又是什么新组合?



金知道安迷修有着不同于身边人的爱好,像什么,晨练跑步啦,喜欢诗朗诵啦,下午在公园听老妈子们唱戏看老爷子们下棋啦,晚上参加一下广场舞啦...平常的生活习惯也是,身边人都搞不懂这个人内心年龄究竟有多大。喜欢琢磨中医按摩推拿,喜欢研究养生,喜欢种花养鸟,喜欢做老式面包,这些爱好全部都放在了一个生理年龄只有20的大男孩身上。



所以说身边没有人不叫他“老干部”的,金除外。



这不叫老干部叫啥,虽说长得还不错,但又是直到不能再直的汉子。金不喜欢这个说法,感觉把安迷修硬生生说老了两三个年代。他也喜欢跑步,他也喜欢养鸟,他还喜欢吃面包,自己认为自己和安迷修还是很合得来的。




舞台上的安迷修正慷慨激昂的朗诵着,脸上每一处仿佛都写满了戏。金咂了咂嘴。“果然和在公园里练习的时候不是一个水平呀。”



金衷心佩服着安迷修的能力,镜头拉近,上衣的口袋里叠着小方巾的一角。


金突然视线移向那里,瞬间满脸问号。



“???他什么时候拿了我的方巾?”



9.



金看着安迷修面对摄像还有观众露出微笑,还鞠了一躬。他实在忍不住撇嘴。



果真安迷修和雷狮是损友,我怎么这么惨呢。



节目一个个在过去,在金以为没有什么会比看见熟人在电视上更让他惊讶的事情时,创世神再一次怼了金。



“马上我们会抽取一位用户,明星将要给你打电话哦!请做好准备!”主持人这么说着,伸手介绍着身边的人。



“各位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我是演员丹尼尔。”他招招手,得到的是台下的掌声。



金特别喜欢丹尼尔了,他觉得年纪轻轻就能够得到影帝的位置真心实力不是盖的。演什么像什么,按金的话来讲,丹尼尔就是一只变色龙,在哪里都能完美融入,干什么都能干的风生水起。



在他听到丹尼尔要和观众连线时,他也不抱什么希望,毕竟自己非的很,玩游戏从来没有抽中过稀有卡。血统放在这里,想改改不了哇。



可是创世神就是要在今天怼他。所以在自己的电话响了的时候金简直吓得蹦起来。



“喂?你好?”金按下了接听键,手机里真切的传来了丹尼尔分贝不大却带磁性的声音。金正在飞快的组织语言,还没等那边继续说话,就机关枪似的哒哒哒说个不停了。



“您好丹尼尔大人!我是您的忠实粉丝,您非常帅气,我特别喜欢您,无论您演的什么我都有看过,演什么像什么简直就像神一样!我最喜欢的就是凹凸世界那部作品里面的裁判长了...”



那边也没有急着打断,金在看到电视机里正一脸微笑仔细聆听样子的丹尼尔,终于刹住了嘴。主持人显然有些发愣,但身边的丹尼尔像是预料之中。



“我也特别喜欢你,金。新年快乐。”



金也说了些感谢的话之后完全不舍得挂电话,还是那边主持人强行切断了连线。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欧了一次,生命中唯一一次。



“丹尼尔大人也喜欢我吗...怎么可能呀!”金把电话放在了一边。但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后知后觉道:“咦?我刚刚有说我自己的名字吗?”



10.



春晚最后一首曲目必定是《难忘今宵》,同时也过了零点,新的一年也算正式到来。窗外的鞭炮声在一点之前哔哩啪啦响个不停,从未间断过,还有天边的烟火,砰砰的声响带着彩色的光芒照亮了房间与金的侧脸。他环视房间内,空无一人。



金突然觉得人其实很奇怪,拥有的时候总会觉得厌烦甚至不会多在意,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曾经自己拥有的一切是多么宝贵,什么都换不回来。



他讨厌那群会把自己家里弄得一团糟的人。但是,喜欢是远远大于讨厌的,只不过没有人知道罢了。



最后所有节目结束,所有人都上台谢幕。金今年可算是什么别的节目都没看,注意力全在唯独八个节目上。那自己熟悉的七人,格瑞,银爵,雷狮,安迷修,帕洛斯,卡米尔,还有嘉德罗斯。他们站成一排,却没有向观众挥手说再见,也没有告别。金觉得有些奇怪,直到他们用手势摆出了什么东西来。



金微微眯眼,他看清楚了。



“ K  I  N  G  4  U  ♡ ”



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不同的表情,有面无表情的,有邪魅一笑的,有温柔儒雅的,还有一脸别扭的。



就是这群人,独一无二的他们,就是金生命中无法失去的一部分。



可能自己的欧气早在遇到这群人的时候,就给一次性用完了吧。金这么想着。



遇见他们,就是我一生中最欧的事情。

评论
热度 ( 197 )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