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今天还债了吗?
这是all金群的赌骰大型翻车现场。
一个贼几把炫酷,记录一群贼几把炫酷的欠债人日偿还债的首页。
all金群号:297872820

【all金】你好,我想和你谈场恋爱

白繆今年一岁啦:

*不是忧郁症!(大概)不是刀!!(大概)文笔渣!!!(必须)


*可以找我扩列的!【真诚】


*求评论啊啊啊哪怕是哈哈哈我都愿意的!


正文:


天空很蓝。


到底有多远呢?飞翔的距离。


不知道。


风吹在脸上,懒洋洋的,伴随而来的是温和的声音。


像是五月天最柔和的微风,拂面。


“你……怎么在这里?”


此时是正午,但由于初夏,并不是那么炎热,反而多了几分清爽,安迷修的眼睛微微睁大,他原先以为天台是没有人的。


他发问的对象先是一惊,显然带着与安迷修相同的疑惑,接着在随身带的白板上写下了几行字。


“大概是因为。天空很蓝?”


字迹很清秀,字迹的主人却展开一个耀眼的笑容,此时阳光正好。


安迷修呆愣了几秒,不由自主地说:“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他说完后又觉得有些突兀,涨红了脸,吞吞吐吐地解释道:“呃,那个……就是……”


“就是、交个朋友吧!我是安迷修,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最后的骑士啦……”


少年看起来有些迷惑,他看起来有些吃力的开口:“抱、歉……我听不见……”


安迷修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的动作突然变得小心翼翼:“我很抱歉!”


他听不见啊……


白纸不可能永远洁白无瑕,终归是要染上黑墨的。


安迷修低下头,他突然觉得晦涩不明。


少年恍然大悟般地写了些什么,笑嘻嘻的举起手中的板子。


“你好!我叫金!能交个朋友吗?”


就算是冰冷的字,也难以掩盖这个少年的热情。


奇怪明明太阳不是很大……为什么安迷修感觉……自己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我啊……叫安迷修!请多关照!”


他接过白板,用力写下这么几个字。


“请多关照!”金看到白板上的字,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他没有擦去安迷修的字,反而画出了最后的四个字,再次献宝似的将它举高。


“你——”最后的话语被吞灭在难听的嘎吱声里。


“嘭!!——”


铁门被撞开了。


兴许是变声期的缘故少年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暗哑,但那并没有使它变得难听,反而多上了几分性感。


但此时那些美感全部化成怒火,越烧越烈。


“嘉、嘉……?”金艰难地开口,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无法开口。


“渣渣!跟我回去!”来人没有管站在金前面的安迷修,他的动作简直可以说的上是粗暴。


安迷修漂亮的眼眸在一瞬缩成针状,厉声喝到:“嘉德罗斯放开他!”


被称为嘉德罗斯的少年,脚下一顿,但却没有回头:“哟,安大会长,啊,刚刚没有看到你。抱歉啊。”


金突然被拉,自然说不上好受的,安迷修注意到那双刚刚还在写字的双手居然被拉的通红。


“嘉德罗斯!你没有看到这位学弟被拉的很难受么?!”


嘉德罗斯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了,终于停下来。


“我想马上要到集会时间了吧?”看着金手腕上的红肿,安迷修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


嘉德罗斯有点不耐烦:“知道了!说完了吧?说完了我们就可以走了吧?”


“我没事的。谢谢。”金突然朝安迷修摆手,在白板下写下几个字。


安迷修稍微放松了下,“不用去医务室么?”


“这点小伤还要去医务室?走了,渣渣。”


那个少年摆了摆手,再次朝安迷修露出一个微笑,就像是在说……再见!


然后他跑向了另一个语气恶劣的少年,留下背影。


依稀还能听到,嘉德罗斯的抱怨声:“笨!说你渣渣!你还真把自己当渣渣了吗?喂,手还疼不疼。”


“嘉、嘉……?”当然还有金吃力说话的声音。


安迷修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紧握起。


掌心传来的刺痛却不能让他清醒。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很艰难还要说话……


为什么他对你那样你还要追上他……


为什么不能只对我一个人微笑……


为什么不能选择我……


TBC?
·
·
·
·
·
·
·
最后@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赌输了啊,两千字。


本文:1277


记字符:1310


还债:1277/2000








评论 ( 1 )
热度 ( 147 )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