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今天还债了吗?
这是all金群的赌骰大型翻车现场。
一个贼几把炫酷,记录一群贼几把炫酷的欠债人日偿还债的首页。
all金群号:297872820

【雷金】小鬼,上车吗?(上)

虞之卿:

➳ooc预警!


➳少爷雷×不良金(伪不良)


➳贺文呀, @竹箬应生 给竹子的雷总开车,嘿嘿……嘿……悄咪咪还一波债(4000清债√)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小鬼,上车吗?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雷氏集团的三少爷回国了,一条传闻顿时炸的一些A市纨绔公子半夜睡觉都会做噩梦。


雷狮,雷氏集团三少爷。做事遵从一个道理,就是随心所欲。曾经有些想要巴结这个三少爷的人,下场就是直接被扔出去。


“哦?愿意为我效劳?我不需要杂碎的忠诚。”少年紫眸冰冷,傲气浑然天成。


让你知道,阿谀奉承就是自寻死路。


久而久之,大家对雷狮的印象也就只剩下了,放荡不羁,非常凶残。


“帕洛斯,这就是你所说的热闹吗?”


踏入酒吧的一瞬间,巨大的嘈杂扑面灌耳,烟酒的气味溶于空气,雷狮皱眉。


“酒吧就是很好的热闹场所啊,不是吗?雷狮老大。”橘色异瞳的白发少年在灯光的笼罩下,笑容愈发的朦胧不清。


确实呢,是个热闹的地方。噪音灌耳,靡乱嘈杂。雷狮虽然自身是个十分混事的,但却很少来这种地方。今天这次,也是帕洛斯说要找个热闹的地方,欢迎他回国。


“大哥,我们预定的包间。”


和雷狮面容略微相识的明显还是稚嫩的少年模样,说话的语气却透着格外的成熟。雷狮的表弟,卡米尔。


“老大!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们要喝个痛快!”黄发马尾的大个子一脸兴奋的就要进去,狂热的表情仿佛不是要去喝酒而是去打架。


“佩利,看老大的安排。”


一同来的几人都没有意见,雷狮垂眸,缓缓的迈步走了进去,算是默认了。


酒吧内灯光缭乱的晃眼,一群追求虚度的人在放纵自己的青春。雷狮嗤笑,路过柜台的时候突然诡异的停住了脚步,被一双不属于这里的黑暗的眸子绊住了脚步。


“金,去给二楼的03包间送酒。”


“知道啦!马上就去。”


烟气缭绕也遮挡不住的耀眼。


名字,是叫金吗?金发少年在灯光的笼罩下,居然还能散发干净的光芒,脖子上的黑猫纹身也格外显眼,真的是格格不入呢。但是敢在这种地方的又能有干净可言?雷狮眯起眼睛,绛紫色凝成的眼眸让人猜不透里面的情绪。


连雷狮自己都不明白,转头的一瞬间就被对方吸引住了目光。


惊鸿一瞥。


“大哥?”


“我们是几楼的包间。”


“三楼的。”


“换成二楼03。”还是一贯的不可违抗的语气,雷狮自顾自的走上二楼。


包间都是早就预定好的,基本都没有空着的了,更别说是随意挑选。但是他雷狮想要的,这些规矩就不成立。直接一脚踹开二楼03的门,随意的将脚踩着桌沿边,屋里的人明显被吓了一跳。


“给你们一分钟时间离开这里,至于去哪随你们便,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蛮不讲理的赶人。


而事情的结果就是那些人还没来得及发作就被随后赶来的佩利扔了出去。


扣扣扣————


“请问是你们点的酒吗?”


包间的门被轻推开,那个金发少年步入几人的视线。


雷狮双臂环抱,修长的双腿叠加翘在面前的矮桌上。靠着沙发,嘴角若有若无的挂着玩昧的笑。


混入狼群的小羔羊来了。


“这是你们点的酒,祝你们玩的愉快。”金弯腰将托盘放在桌子上,看到雷狮搭在桌子上的脚,清秀的眉微不可见皱起。


“想让我玩的愉快,不如你留下来陪我?”


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很容易让人沉迷。但是却激的金弯腰的身形一僵。视线顺着搭在桌沿修长的腿,看向了声音的主人。


“抱歉,我的工作不包括陪酒,如果您真的需要的话可————”


“你认为我让你留下来就是为了陪酒?”雷狮打断金还未说完的话,腿从矮桌上移下改为双手拖着下巴的姿势,与那双一尘不染的蓝眸对视。


雷狮打断金还未说完的话,腿从矮桌上移下改为单手拖着下巴的姿势。端起盛满琉璃色液体的杯子时不时抿上几口,与那双千尘不染的蓝眸对视。


旁边的卡米尔惊讶的目光投了过来,抬眸看了眼那个送酒的服务员,不过很快救恢复了镇定。


大概是因为离雷狮很近,金能感受到这人扑面而来的强势的气场。酒吧里会又一些‘特殊服务’金也是知道一些的,但他觉得面前的黑发男人应该不会那样要求自己。毕竟自己也是男的啊!


一直被雷狮盯着,客人有要求,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么僵着。白皙的脸颊憋的有些红,金支支吾吾的开口。


“陪……陪吃?”


说完居然还瞄了几眼桌上的瓜果,一时间傻气一览无余。


“噗…………咳……咳咳。”


雷狮人生中第一次,喝酒呛到了自己。卡米尔几人也皆是愣住,待反应过来后强忍着笑意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吃什么?吃你吗?”


转手放下酒杯,一把将金带到自己怀里。金没料到雷狮会伸手拽他,措不及防的跌入了对方的怀中,突然拉进的面容使金呆愣愣的反应不管来。


“好看吗?”俊郎的面容带上一丝邪笑,眉宇间满是戏谑。雷狮拦住金的腰,心里暗自诧异金的瘦小。


目测也就一米六几的个子,揽在怀里也就小小的一只。


“吃人是犯法的!”


金严肃的直视着雷狮带着点点灯光的璀璨眸子,一本正经的拒绝对方要吃他的要求。但是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暴露了他的害怕。


瞧着金一脸认真实际上又怂巴巴的模样雷狮就莫明的心情大好,虽然他不知道金是不是装的,但是只要把人留在自己身边一切真假就没必要知道了。


这是他雷狮看上的所有物。


“咳咳!还请雷少爷,放开我的小员工~他还有工作要做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一个黑发女生,挂着俏皮的微笑斜靠在门边。


是这家酒吧的店主,被人称为凯莉小姐。


“唉?!凯莉你怎么来了!我今天没有办砸事情的!”听到凯莉的声音,金转身就要扑过去,却被雷狮按紧了腰动弹不得。


傻小子!凯莉心里怒骂,忍不住的扶额。


“你是这里的老板?正好,这个金发的小鬼,我带走了。”


“这个就恕难从命了,雷少爷~”少女笑眯眯的样子却透着一丝阴冷。


“那,这个呢?”


雷狮掏出一张镀金边的黑卡,在几人的视线中,缓缓扣放在桌子上。


还不带凯莉有所反应,从刚才开始就格外安静的金突然一拳挥向雷狮俊逸的脸颊。却被雷狮一把攥住了手腕,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


额前的金发散落,半遮住了那双漂亮的眼睛,灯光打碎的剪影落在那一片澄澈里,染上了愤怒。


像是愤怒龇牙的幼兽。


就在雷狮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的时候,少年高音贝的清脆声音猛的撞击了他的耳膜。因为这个小鬼故意将脸靠近,对着雷狮的耳朵怒喊:


“你有钱就了不起了啊!我还不稀罕呢!”


吼完趁着雷狮愣神的瞬间猛的甩开紧握着他的手转身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微微停顿,转头看向雷狮,嘴唇微动。接着拽着一脸无奈的凯莉迅速消失在了雷狮几人面前。


“混蛋!”


这是金临走前留给雷狮的评价。


“哈,有趣。”


盯着金离开的方向,雷狮轻笑一声,那双阴晴不定的深沉紫色,狩猎者的兴奋在眼底流转。


金离开不久后,就又新的服务员送来酒菜,而雷狮从刚才就一直一言不发晃着手里的玻璃杯,紫眸斑斓。像是想到了什么,放下杯子起身就要离开。


“卡米尔你们自己玩吧,我先走了。”


“大哥?”


“没事,我出去,找我的猎物。”


身量修长的少年透着成熟的气息,灯光打下拉长了背后的阴影,雷狮邪笑的舔唇,笑容笃定。


但是当他在酒吧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那小鬼的身影后,才打听到小鬼已经下班了。


“啧,扫兴。”


猎人满意的猎物已经离开了,也就没有兴趣再待在这里了。


雷狮双手背在脑后,绛紫色的眼瞳愈发深沉酝酿着风雨,漫不经心的走在偏僻寂静的街道上,没有目的性的随意移送,七横八拐的走进了无人的小巷。


“你们还打算跟多久?杂碎。”


从刚出酒吧开始,雷狮就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敏锐的可怕,更是故意将人引入了不常有人经过的小巷。


身后的人似乎被雷狮渗人的杀意镇的有些发憷,但是依然状着胆子一窝蜂拥挤巷子,明显的人多优势。


是之前被雷狮抢了包间的那群人。


五六个人慢慢像雷狮靠拢,雷狮也不慌不忙的脱下外衣甩到一边,甩衣的一瞬间疾步冲到最近的一个混混身边伸手掐禁对方的脖子。嘲讽的一声啧,抬腿瞬间踹在了旁边想到扑过来的人的小腹。


“想死的话,我成全你们。”


雷氏集团,当今最大的军政世家,而雷狮,从小就是对着枪口长大的。


简单利索的几个动作,使其余几人吓得双腿发软动弹不得。


雷狮双眼危险的眯起,淡淡的姣白月光也掩饰不住眸中迸发的嗜血。


“小心!”


身后一阵劲风袭过,雷狮侧头的一瞬间,看到那不知道从哪冲出来的金发小鬼跃起横腿踢在了一个准备偷袭的混混前胸。那混混手里拿的有刺刀,锋利的刀刃在月下寒光咋现,却是不如那小鬼明亮的眸子耀眼。


不然怎么能恍惚了雷狮的心跳。


身后的混混有小动作雷狮是察觉到了的,但是这个小鬼会跑出来不顾危险的冲过来,却是意料之外的。


毫无预警的闯了进来,鲁莽的使雷狮冰冷顽劣的心不受控制的跳动。


金虽然个头不高,但是小腿的爆发力还是很强的,而且动作敏捷看起来也有些练家子的味道。一脚踩住混混握刀的手腕,金抬头看着还在发愣的雷狮。


跑过去踮起脚尖,对着雷狮的脑门猛的一拍在雷狮惊异的目光中,拽着他的手开始狂奔。


“跑啊!”


金发少年拉紧比他高出一个头的黑发男生奔跑在被寂静的街道,踩碎了一地月光。


雷狮沉默跟着面前急急慌慌逃跑的小鬼,对方软软的手心将温度传到自己手中。


“喂,小鬼,为什么要逃。”


刚刚得以停歇的金双手撑着膝盖喘气,抬头看着雷狮,又是特别直接的上去踮脚拍脑门。


雷狮居然还不躲。


“你傻啊!那些人都拿刀了!”


“嗤…………”


金焦急的眼瞳中,倒映着有些呆愣的自己。雷狮轻笑出声,嘴角上扬起自信而又嚣张的幅度。


“小鬼,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人。”


“你也是第一个被我打还傻笑的人。”


“…………”


气氛又是一阵诡异的安静,金挠了挠头,展开爽朗的笑颜。


“虽然你这个人很讨厌吧,但是你刚刚打架的样子真的很帅!”


“那你为什么要冲上来?”


“因为你有危险啊!”


干脆直白的回答,使雷狮所以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


两人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不打不相识,加上金本身就自来熟的天然性格,不一会儿雷狮就从金的嘴里套出了不少话。


金还是个高中生,从小跟姐姐生活,但是在金十岁的时候姐姐就失踪了。小小的孩子一下子没了依靠,没了生活来源。因为举目无亲在学校也经常被别人欺负,所以装成了不良少年的样子。


金是这样说的,雷狮不屑的戏谑。


“不良少年?不过是一个装成老虎的猫。”


被说成是猫的金睁圆了眼睛,气鼓鼓的瞪着笑容戏谑的雷狮。


“我刚刚可是救了你的!”


你不跑出来的话那几个人估计已经住院了。不过,被救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喂,小鬼,把酒吧的工作辞了吧。”


“你说的轻松啊,辞了我靠什么生活!”


看不透喜怒的眸子,紫色的华光流转,晕染一丝温柔。雷狮拽着金有些纤细手,强行十指相扣。


“我养你。”


“你这是又想用钱买下我吗?”


“不是,我是在追求你。”


金呆愣着,心里不由的一阵慌乱,完了完了……这人被他打傻了!雷狮屈指敲了下金的额头,不用问他都能猜到金的脑袋里又在想些诡异的东西。


“跟我回家吧小鬼,就当是来我家工作,给本少爷当保镖。”


“你一个富家少爷怎么可能会缺保镖……”金小声嘀咕,有些别扭的撇开视线。试图将手抽出来,却被雷狮攥的更紧了。


“我可管不着这么多,你打了我,需要赔偿,来我身边打工抵债吧。”


“你!”像是炸了毛的猫,金澄澈的蓝眸的带上了委屈。


结果最后还是雷狮强硬的一把将金扛起,不顾金的挣扎。直接一路扛到了自己停在酒吧外的一辆揽胜越野前,将人扔进车内车门一锁就利索的发动引擎开车跑了。


从头到尾,屏蔽金的所用反抗。金沉默的坐在副驾驶,努力思考自己现在的情况,十分怀疑他是不是被绑架了。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雷狮带回了家。


因为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好,雷狮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宽敞简单的别墅。


浴室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了,雷狮赤裸着上身,未干的水滴顺着完美的腹肌沟壑滑落在下身裹着的浴巾上。


雷狮斜靠在浴室门边,饶有兴致观赏着还蹲在沙发上抱紧膝盖赌气不理他的金,傻乎乎的气愤模样,让人忍不住的想欺负。


“小鬼,在想什么呢?”


“想报警!”


“想这些没用的干什么,以后只准想我。”


懒散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野性的占有欲。让金产生了一种永远也逃不开的危险感。


不管什么说,一个顽劣少爷和幼稚的不良少年,开始了奇怪的同居生活。






评论 ( 1 )
热度 ( 416 )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