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今天还债了吗?
这是all金群的赌骰大型翻车现场。
一个贼几把炫酷,记录一群贼几把炫酷的欠债人日偿还债的首页。
all金群号:297872820

【all金】Stewards(1)

最喜欢糖的小鱼:

    ๛初次长篇
    ๛也许较为黑暗面?
    ๛有问题的话就评论吧,告诉我才能改正嗷。


    “唔……”金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刚刚醒来还有点迷糊,眼睛半眯着,一副懵懂的样子,望了望周围,窗帘还没有拉开,所以光线不是很亮。
    他对着墙伸出手,在上面摸了摸,却没有摸到灯的开关。
    突然一下,灯被人打开了,整个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照射着眼睛,刺眼极了。
    他眯起了眼,从眼睛打开的一丝缝隙中看向门口,瞄到一抹熟悉的银灰色。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金带着些许抱怨的说道,略拉长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撒娇般。
    “格瑞,你进来也不和我说一句。”被叫到的人走到床边,没有任何的言语,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身管家服穿在他的身上,扣子一直扣到了最上面一颗,将性感的脖颈完全遮住,本就看起来十分冷漠的人更是别加了一分禁欲的意味。耳朵上的耳钉射着光,黑色的耳钉上有着一丝金色,仔细看可以看出那是字母G的形状,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但格瑞从没有告诉他过。
    “格瑞?”看着一旁安静的诡异的人,金疑惑地叫出格瑞的名字,虽然平常格瑞就不爱说话,但是总会和他说一句早安,然而今天不但进来没有发声,眉目间也略带疲惫。
    “早安。”沉默了许久的人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但声音不是以往那种淡淡似风的感觉,带着一股沙哑。
    “诶!”金就算再怎么迟钝,这会也看出了格瑞的不对劲。他有点着急,格瑞这怎么看都是不舒服的样子。
    “格瑞你生病了吗?”看着对方顿住了一瞬间的身子,金大致可以确定自己是猜对了。
    看对方脸上了然的表情,格瑞也不再隐瞒什么。
    “有点头昏。”格瑞按了按两旁抽痛的太阳穴,眉眼中是盖不住的疲倦,低着头闭住眼,昨天那几个家伙打架损坏了太多,他处理到很晚,也许是感冒了。
    “生病的话就赶紧去休息,别在这里妨碍我找小鬼。”带着懒散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发出声音的人斜靠在门上,漫不经心的说着,嘴角勾起的弧度带着一丝嘲讽。
    “你现在应该在厨房,准备今天的早饭,而不是在这里嘲笑我,雷狮。”格瑞皱了皱眉,作为一个管家,不遵守规程表可是大忌。
    “嘁,何必那么古板,那个傻逼骑士不是在做么。”雷狮咂了咂嘴,不再靠着门,直起身来,刚刚懒散的感觉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危险。而他口中的傻逼骑士则是一直以骑士道为准则的安迷修,他们两一直对不来,打架的事是经常的。
    “这不是古板的问题……”未完的话语突然顿住,格瑞捂住额头,眉头皱的更紧了,头上传来的昏痛感已经不允许他接着与雷狮交流。
    一旁的金看见他这个样子,连忙扶住他,有些乱的动作足以显示出他的关心。
    “格瑞,你去休息吧,今天就算你请假了。”
    没有回答,格瑞轻轻点了点头,头低垂着,看不见表情。
    缓缓的走向门口,一旁伸出的手拦住了唯一的出口,抬起头,两双色种相同却又完全不同的眼睛对上,带着看不见的火花。勾了勾嘴角,雷狮露出一抹挑衅的笑,一双菖蒲色的眼睛中酝酿着风暴,缓缓弯下腰,以极小的声音说道,带着势在必得的口气。
    “你还是赶紧放弃吧。”轻飘飘的语气看似漫不经心,却带着十足的威胁。甩了甩手,从格瑞身旁走过,头巾拂过肩膀,格瑞危险地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呼了一口气,把这抹情绪按捺下去,拍了拍肩膀,仿佛上面有灰尘般。重新迈开脚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除了他再没人知道房间里面是何样,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些什么。
    “雷狮,你刚刚对格瑞说了什么?”金略带好奇的问道。俯身的弧度正好可以看见那诱人的锁骨,眼神逐渐阴沉。
    “没什么,叫他去休息而已。”雷狮耸耸肩,一副真诚的样子,眼里的戏谑却是散不开。
金直直的盯着雷狮,满脸不信任。
    “我不信你会这么好心。”这句本来不算是好听的话,却是让对面的人直接就笑了起来。雷狮将手缓缓的伸向金的脖颈,下意识地捂住最脆弱的地方,却被硬生生地用力掰开。
    “呵。”对面的人发出一声轻笑,手指碰上衣领那未扣好的扣子,一把扯过金的衣领,粗暴的举动让金的身子猛然前倾。
    帮金扣好顶上的两颗扣子,雷狮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在雷狮松开衣领的一瞬间金就往后退了一大段,那种任人宰割的感觉不好受,却再次被拽了回去。他小口小口地呼着气,刚刚经受的事情让他有点呼吸不过来。
    “我可是好心的帮你扣了扣子呢,不然你可不知道要被怎么看光。”手指划过金的下巴,看见金逐渐红润的面庞,愈发觉得可爱,刚想继续逗弄下去,却被门口传来的巨大声响给打断了。
    挑了挑眉,笑容逐渐褪下,这种时候被打断可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朝着门口看去,一抹狂妄的金色闯入视线。
    “喂,你这是在做什么?”面色不悦的少年开口道,少年的脸算是带点婴儿肥,一双郁金色的眼睛闪动着不知名的情绪,左眼底的黑色星星显得突兀,但却并不违和。
    在脑内快速的想好对策,雷狮拉拉自己的衣袖,站起身,手腕处透出来的紫色纹身倒是让金多看了几眼,之前都没有看见过,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是个锤子的形状,还带着字母Ray。
    “没什么,扣个扣子而已。”雷狮望了望门口正站着的人,略带挑衅的问道。
    “倒是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记得今天你应该是去上学的吧。”刻意顿了顿,雷狮低头笑了笑。
    “毕竟你还只是个未成年啊。”果不其然,这一句话成功的将来人激怒,嘉德罗斯的手紧紧抓着大罗通神棍,似乎下一秒就要攻击上去。握紧的手终究是松了开来,露出同样挑衅的笑容。
    “未成年就得陪这个渣渣去上学,天天坐在他旁边真的烦。”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你一整天只能看见金几个小时,还真是悠闲呢。”
    雷狮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然后发出一声轻笑。
    “是啊,不过悠闲的日子不会太久了。”嘉德罗斯眯了眯眼,原本淡薄的金浓缩为惊心动魄的亮色。
    “等等,你们说的什么东西,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金挥了挥手,他完全不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
    “没什么,王子殿下,该吃早饭了。”温柔的嗓音传来,安迷修站在门口,略显不悦的看了两人一眼,当转到金这里时,翠绿色的眼睛瞬间温柔到仿佛要滴出水来。
    雷狮最先朝着门口走去,嘉德罗斯见状哼了一声,但也跟着走了出去。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所以说他们是为什么要来当管家。”他有点无奈。
    “明明都是富家少爷。”想起前几天损坏的物品,他就头痛。虽然是全款赔偿了没错……可是他要收拾和重新布置真的很累啊!
    说到这,安迷修眼神暗了暗,面上带上一丝凝重,据他查到的情报,他们的背景可不一般啊……
    全世界最大军火商的二少爷——雷狮。
    处于政治和军事高层之人的独生子——嘉德罗斯。
    而他们还有一些信息……被禁止查阅,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看向项链上略显眼的莹蓝色和亮黄色的剑形饰品,碧水般的双眼终于变得阴暗,深水处的危险可是未知的,也是最神秘的。
    盖住心底的顾虑,温柔地笑了笑,把眼中的波澜全部掩饰,温柔的面孔看不出异常。
    “金,该吃早饭了。”
    “哦,好,我这就起来。”


    对啦,艾特一个帮助我的小伙伴(其实还有很多人帮了我)
    @嫉妒℃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统计:2637字

评论
热度 ( 85 )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