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今天还债了吗?
这是all金群的赌骰大型翻车现场。
一个贼几把炫酷,记录一群贼几把炫酷的欠债人日偿还债的首页。
all金群号:297872820

【新年联文】大过年的,就是要开开心心嘛!

  【墨墨】第一棒: @翰墨萱_怼牌滤镜
  
  大过年的就要开开心心的过嘛。
  
  在中国,没有什么事情是“大过年的”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就加个红包。
  
  你且看雷狮和嘉德罗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就差一个左勾拳,一个右踢脚了。
  
  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把两个人拽了开来,“哎呀,大过年的吵什么吵啊,大家开心点儿嘛。”
  
  你再看凯莉和艾比两个人,在金的面前上演小型甄嬛传。最后没吵过凯莉的艾比,跑到金的旁边哭诉,那可是声泪俱下,
  
  结果金只是把两个人拽了过来,一人抚摸了一下脑袋,然后傻呵呵的笑了笑,“大过年的嘛,别吵架啦,都是一家人,开心最重要,来吃饺子。”
  
  ummmm……
  
  对此紫堂幻只想说一句,金你是不是某些电视剧看多了。
  
  然而临到过年是真的忙,就算是脾气好到像是金这样的,或者说他是压根儿啥都不想计较,都开始有些烦躁。
  
  尤其是那群没有眼力见儿的还给他添乱的时候,金表示就更加尴尬了,“我说!你们能不能好好的收拾屋子,准备过年!”
  
  金不是一家之主,但是他是一家之宠,他说的话还是没人不听的,当然,床上除外。
  
  在床上的时候,基本上就出于,任凭喊破了喉咙,这群人也不会听的。
  
  好吧,这可能有点儿夸张,反正大体上就是这样。
  
  大家表面上姑且和和气气过新年,这就是金身边的一大家子,然而事实证明,表面和谐就是表面和谐。
  
  每个人心里面都打着一堆一堆的小九九。
  
  这会儿大白天的金好不容易休息了一会儿,把其他人支出去了该置办年货的置办年货,该出去打架出去打架了。
  
  结果他还没睡上两分钟,就感觉身上多出来了一个重量。
  
  金猛然睁开了双眼,只见一双花色艺术瞳片映入眼帘。
  
  ummm……
  
  “帕洛斯……没睡醒的时候看到你的眼睛,其实还挺瘆得慌的……”
  
  “是吗?”
  
  男人意味深长的回了这么两个字,眼底掠过一抹暗沉。
  
  “……你要做什么?”看着帕洛斯这双眸子,金下意识的就觉得危险。
  
  “没什么啦,大过年的,我能做什么啊。”
  
  帕洛斯唇边勾起一抹无所谓的笑容,然而越是这样,金的心里越是警铃大作,更何况这男人压根儿就没从自己身上下来,贴的越来越近的身躯,在这暖气房中更显得炙热。
  
  “那你离我远点儿。”金抬手推了推男人的身躯,将头撇过一遍不去看对方,“这屋子里面怪热的。”
  
后半截点这里

  
  【小僵尸】第二棒: @煎饼果子小僵尸
  
  帕洛斯没有想到的是,卡米尔打开了卧室的门,直接进来了。看了帕洛斯一眼,就扯起嗓子喊道,“秋姐,帕洛斯要轻薄你弟!”
  
  这一吼留着大扫除的几个人都听到了,这都要过年了,搞事招来秋姐的打骂,纷纷疯狂打call支持秋姐。
  
  金感觉到了帕洛斯突然停下来的动作,总算是放下了悬起来心了。
  
  帕洛斯一听就感到不妙了,秋姐护金简直到一种恐怖的程度,有一次秋姐善解人意的等着雷狮和金完,刚一结束就把雷狮拖了出来打了一顿,当然这不是雷狮挨的第一顿打。
  
  可以这样说,但凡被秋姐知道,不管发生了多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帕洛斯掂量了一下后果,决定还是来日方长比较好。逃逸一样的离开房间,好巧不巧的撞见了秋。人生就像薛定谔的猫一样,帕洛斯下意识的选择了这条路导致他遇见了秋姐。
  
  金缩在门口探着脑袋往那边看,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姐姐教训其他人,毕竟以前那个时候他都是睡着了的。
  
  秋故意摆出一副甜美的笑,可内容倒是特别直接,“说说吧,逃什么呢?”
  
  “我刚刚喊金起床。”帕洛斯习以为常的说着谎。
  
  秋点点头,“我耳朵没聋,年过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这警告的话仿佛就是告诉帕洛斯,找个时间做完,不然后面的打就白挨了。
  
  金听着这话可高兴了,完全没有想可能发生的事。而且这几分钟,后背觉得凉嗖嗖的,被人老盯着看一样,左看看,右瞧瞧,都没有发现。
  
  “卡米尔,你在盯着我弟背看,我会先打你一拳头。”秋就像是漂移一样突然就出现了,吓得卡米尔后退了两步。
  
  金把秋给拽了过来,让她和卡米尔有一段距离,“姐,大过年就别老想着教训他们,开心点啊。”
  
  秋瞄了一眼卡米尔,什么也没有说,拿起外套盖在金身上,“金,还困不?”
  
  金把外套给床上,揉了下眼睛,“睡意早没了,我也想着出去买点年货了,顺便逛逛。”
  
  卡米尔看着自己完全被无视,到底还是想引起金的一点注意,“金,干脆我和你一路去买。”卡米尔才不想征求任何人的同意,这就是告知而已。
  
  金要不是脾气好的缘故早发火了,这群家伙一个挨着一个来,真的是烦得慌,过个年就不能安分点吗?
  
  金赶忙的拒绝了,“别,要么就我和姐姐一起。要么所有人一路。”最后还比了个“二”,做出摇头的动作。
  
  得,这下子。卡米尔算是找不到独处的机会了,还能咋办。美食诱惑?别想了,秋姐可在身旁呢!
  
  卡米尔看了下金的表情,严重了,都皱眉了。“那就一路去吧。”不情愿的说出来的话,听着总有酸溜溜的味道,不过金才不注意这些,他要的就一句话而已。
  
  金估摸着脚边有金毛和暹罗在那里蹭来蹭去的,就蹲下来,摸了两下,然后被金毛给这俩动物,全是银爵家的,金特想养只金毛,只是没时间养倒是蛮可惜的。
  
  抱起暹罗往银爵那边走的金,看着留下来的几个人都在忙碌的身影,感觉自己有点太懒了一样?
  
  “要我帮忙不?”金凑到嘉德罗斯身旁。
  
  说实话,金看着嘉德罗斯打扫卫生倒是差点吓得晕倒,也就是打个比方,差不多这样。
  
  “渣渣,你别捣乱就成了。”嘉德罗斯还是那样的语气,有些冲,金到还是听得出来关心。这也算的是金独有的技能了,其他人可听不出任何关心来着。
  
  金看他不要帮忙,也就不强求,反正闲着挺好,而且嘉德罗斯就这性子。
  
  【青灯】第三棒: @青行灯amber-励志吹爆樱璇子
  
  “对了,等等我要出去买年货,你去吗?”看了一眼还在打扫卫生的嘉德罗斯,金问道。
  
  正在扫地的人顿了顿,抬头挑了挑眉道:“怎么,你一个人不敢去吗?那我就大发慈悲的陪陪你好了,渣—渣—。”最后的称呼比以往拖长了好几秒,让金一阵脸红。
  
  “所有人都去啦!”金对他说道:“那嘉德罗斯你继续打扫,我再去和其他人说一声啊!”说罢飞快地离开了,嘉德罗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脸色完全暗了下来,金色的瞳孔中似有一阵风暴。
  
  “这个该死的渣渣,就知道撩人。结果撩完还跑了,真是......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吗!?”
  
  刚刚跑进厨房的金浑身一颤,像是有什么不好预感,但是他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去管了,因为面前的场景让他吓了一跳。
  
  只见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一人拿着炒菜的勺子另一个人拿着两把刀子,正在厨房正中对峙,仿佛下一刻就能打起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金连忙上前拉开他们两个。
  
  “大过年的,你们能不打架吗?”小心翼翼地将刀子收好,金转头问道。
  
  “金,你听我解释。是恶党先动手的!”安迷修连忙摆手,以防在金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另一旁被没收了勺子的雷狮嗤笑了一声,“我不过就烧了一匹纸马而已,又不是烧了你的马,用得着吗。”
  
  “纸马?”金歪了歪头,很是不解。
  
  “就是放在台子下面的那个。”雷狮指了指用来放各种东西的台子道:“喏,就是从那里找到的。”
  
  “那不是小年时候剩下的吗。”金有些无奈,“但今天是新年啊!”“切”了一声,雷狮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小年大年都一样吧,谁规定不能烧纸马了。”
  
  “所以你就烧了?!”安迷修咬牙切齿道,仿佛下一刻就能冲上前去再打他一顿。
  
  “等等等!我等会要出去,到时候再给你买一匹马好不好。”金拉着安迷修的袖子,眨了眨眼睛。蔚蓝色瞳孔里倒映着他的身影,安迷修瞬间脸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什么。
  
  “小鬼你等等要出去啊。”挑了挑眉,雷狮站在金身后问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恶党你又想干什么?不行,金我也和你一起出去。”
  
  金挠了挠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刚想悄悄离开,就被雷狮拽住了。“小鬼,你就这么忍心把我和没马骑士放在一块?我刚刚还烧了他的纸马!”
  
  “自作孽,不可活。而且是大家一起去啊,一起去买年货。”
  
  踮起脚尖,金拍了拍雷狮的头说道。然后眯起眼,狡黠的笑了笑脚底像抹了油一样,徒留下两个人。
  
  互相对视了几秒,雷狮和安迷修厌恶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把头转向一边,去做自己的事了。
  
  【孑孓】第四棒: @―孑孓―
  
  迎接新年要做的其他事情似乎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是置办年货。
  
  于是本就因过年热闹的大街上又出现这么一群人。
  
  这一群人有男有女,以一个金发男孩为中心,打打闹闹苟苟笑笑,这副情景不难让人联想到宫斗剧里争宠的桥段。
  
  一些正值花样的小姑娘被里面的几个帅气的男孩子引起了注意,有几个胆大的,想上前要电话,到了他们跟前,却又因为那种谜之气氛又退了回来。
  
  新年将至,卖年货的街上格外热闹。
  
  “诶诶小姑娘..”一位卖小饰品的老铁叫住金,却弄错了性别。“要不要买个饰品什么的啊?”随后转向正和金站到一起的雷狮,“你的女朋友蛮可爱的嘛..”
  
  emmm???
  
  几道颇有杀伤力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他,这位朋友不由得一阵哆嗦。
  
  金连忙解释道:“不是――”
  
  “啊――我知道了!”卖饰品的朋友察言观色了一阵,仿佛又懂了什么,“我误会你们了。”
  
  金松了一口气。
  
  “你和他才是cp对不对?”这位朋友说话有点大喘气。他指的当然是金身边的嘉德罗斯。后者一脸得意地看着其他人。
  
  且不管这位朋友有多跟得上时代的潮流,cp这个词用的有多6。在场除了嘉德罗斯所有人都想把他的嘴缝起来。
  
  “老哥..”金有些无力,“我是男的。”
  
  不理会那位僵在原地的老铁,继续搜寻年货。待到申时,除了金每人手上都拿了一大堆东西,活像逃难来的。
  
  【狐狸】第五棒: @狐狸梨子——超级uz吹
  
  看到周围人手里都大包小包的,金忽然感觉良心有点隐隐作痛,下意识抬起手擦了一下身边的格瑞因为走了一下午疲倦劳累而流出的汗液“要不要我帮你拿一些?”
  
  金猛地抽了一下鼻子。
  
  咦?今天的空气怎么这么酸啊!
  
  在内心疯狂吐槽N遍之后,因为自己突然亲昵而呆滞住的格瑞回过了神。
  
  “不需要,你别累到。”
  
  啊不是我说你,你这就是变相的说我没体力!
  
  当然,以上这些吐槽只能悄悄地在心里想一想,要是真的说出来,那么……
  
  第一个开口嘲讽的肯定是雷狮!肯定会说“你要是有体力在床上坚持久一点啊”
  
  不愧是行走的r18,佩服佩服。
  
  第二个肯定是嘉德罗斯!一定会说自己是渣渣!
  
  接下来……算了不想了,大过年的心情一定要美丽√
  
  实在受不了周围遍布的酸味,金止住脚步,转身帮每一个人都擦了擦汗。
  
  醋味总算没了……
  
  不对!为什么醋味变成了火药味!
  
  “渣渣!为什么你给我们擦了三秒钟的汗,给安迷修那个没马的擦了六秒钟!”
  
  这是什么新式吃醋方法吗?我怎么有点懵逼。
  
  瞬间,火药味遍布了金的周围,就连路过的小女孩都吓得哭了起来。
  
  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着一瞬间集中到安迷修身上的敌意以及视线,觉得自己老了十岁。
  
  一群熊孩子。
  
  “咳,别吵了,大过年的。”
  
  金出言制止他们的打闹行为之后,他们都虽然一直敌视着安迷修但是好在没有打起来。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金表示过年真TM累。
  
  金带着带着大包小包的众人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踏进家门的那一刻,金甚至觉得到了天堂。
  
  家真好,温暖,而且方便躲避修罗场。
  
  再也不用担心路边的小孩子被自己家那几口子吓哭了。
  
  “刚出门回来,都洗洗手!”
  
  看着一群大老爷们以及一群大老娘们【划掉】帅哥和美女争抢这挤进卫生间,围绕着一个洗手池争着洗手,金再次思考人生。
  
  忽然有一个人拍了一下金的肩膀,金艰难地回过头。
  
  --啊!是卡米尔!
  
  果然,还是卡米尔最成熟了。、
  
  “金,我的手洗好了。”
  
  好吧又是一个来邀功的,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卡米尔你手洗的真干净,爱你,mua ”
  
  面无表情的捧读完之后,踮着脚尖在人嘴上印下轻轻地一吻。
  
  “这是奖励,好啦!都洗完手啦?那么咱们开始贴对联啦!”
  
  您的好友【金】使用了技能【狮吼功】
  
  在一大堆包里面找到对联在哪里,嗯,这是个艰巨的任务。
  
  但是这难不倒QQ小金!
  
  在墙角的最底下,金终于找到了一套对联和一套福字。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桃子】第六棒:  @相思桃
  
  金拿了对联和福字,想贴倒还有些麻烦,硬质的纸一点也不服帖,还不好对其,总要人搭把手才是,金一回头,刚想再说些什么
  
  却看那群人齐刷刷地站着跟木头似的不动弹,尤其是嘉德罗斯,大爷似的拽得不要不要的,嘴角勾起的笑容让金怎么看怎么不爽
  
  “我说嘉德罗斯,你每一次干活都不搭手,这回总得帮帮忙吧!”
  
  嘉德罗斯一看金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还没来得及口嫌体正直地惯例嘲讽一番,卡米尔就走过去帮金扶正了对联
  
  “切……”被抢先了,嘉德罗斯更加不爽了。
  
  黑发的少年话好像永远那么少,气质也清清冷冷,金侧头看着卡米尔淡漠的神情和扑扇着的细密的眼睫,总觉得跟这样的人发生了难以启齿的关系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这是桃子的后半截

  【假酒】第七棒: @假酒
  
  “砰——”
  
  就在卡米尔准备对金做下一步时,一双拳头从自己脸旁擦过。
  
  “哟,这是在干什么呢。”
  
  卡米尔心里一沉,随即抬起头来,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一脸笑眯眯的秋。秋的脸色很不好,看着卡米尔眼神里的威胁更加深了起来。
  
  “金,出来。”
  
  被点到名的金身体颤抖了一下,看着身后一言不发的卡米尔,在心里默默的为卡米尔点了根蜡,乖巧的走到秋的身后待了起来。
  
  秋皱了皱眉,看着一言不发的卡米尔,冷哼一声。
  
  “我是让你们陪金开开心心的过年的,可不是让你们过来干这种事情的。”
  
  秋拉起身后的金,嘴角的笑容越发善意。在一旁是雷狮刚想给自己的弟弟卡米尔发言一下,就被秋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金咽了咽口水,扯了扯秋的衣角,表示现在先走去忙别的吧。那软软的样子让秋不禁的揉了揉他柔软的金发。
  
  “金,乖,跟姐姐先去忙别的吧。至于他们……”
  
  秋看了一眼那堆人,卡米尔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人群里了。
  
  “就不管了吧。”
  
  说完秋直接拉着金走了出去,留下来的只有重力关门的声音。
  
  “姐姐,我们现在要干什么啊?”
  
  被秋拉着满脸无措的金,茫然的问着自己的问题,那个样子让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金的唇被秋的手指轻轻按住,说出来的话让金手足无措。
  
  “保密哦,金。我可爱的弟弟。”
  
  【洋葱】第八棒: @洋葱养成洋葱✨✨
  
  “大过年的闹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好,所以我们要给他们一个惊喜,走吧带你去买菜,今天晚上吃饺子!”秋拉着金的手,就像金小时候一样
  
  “金可以帮忙吗?还有……那些藏起来的窥视我弟弟的小崽子们,你们是不是应该去洗手然后来帮忙啊~现在!立刻!马上!”人真的有两幅面孔,和金说话的时候秋温柔到不行,一转身就散发黑气
  
  然后就有了一群人排队洗手这样异闻怪事……
  
  秋将西红柿、紫包菜、胡萝卜、芹菜叶和菠菜五种蔬菜榨出来的汁和面粉混合和成五色面团,擀出饺子皮,再包上肉馅。
  
  下锅,打捞,一切都很顺利。
  
  “本小姐喜欢这个粉色的!”凯莉自顾自的夹走了粉色的饺子。
  
  “格瑞!卡米尔!这些绿色的饺子很适合你们唉!”淡定,要原谅他,打不了晚上上了他。再
  
  “恶党!那是我的饺子!”
  
  “谁抢到就是谁的!”
  
  “佩利不要只把里面的肉馅吃掉!”
  
  “帕洛斯你离金远一点!”
  
  “格瑞和嘉德罗斯!雷狮和安迷修你们在打架就把你们扔出去!”
  
  过年就是要热热闹闹的!没什么比朋友们在一起更加好的了!这样美好的时光让金想起了那个大赛……
  
  【依山】第九棒: @依山观天澜
  
  金已经忘记当时那件事的起因了,好像是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运动系的人真的非常有魅力,金当时看着电视里爬山都爬不动的男明星,点点头赞同了这句话。
  
  好像还说了句:“身体素质好的人真的很让人羡慕啊。”
  
  然后不知道为何,大家都选择报名了那会举办的铁人三项。看着兴致满满的他们,金也在凯莉的怂恿下报名了。
  
  刚刚跑步还没开始多久,金就发现自己和大部分同伴失散了,旁边只剩下了紫堂幻和不知道为何脸色苍白的安迷修。
  
  “昨晚不知道为什么拉了一晚上肚子,我实在跑不快了……”苍白着脸的安迷修看着金诧异的脸,无奈的解释道。他感觉很有可能是雷狮故意下的手,但是没有证据也不好给金说。
  
  思考了一下,金示意紫堂幻先走,把安迷修的胳膊架在自己身上,认真说道:“如果肚子不舒服的话就一起慢慢走吧,反正我估计我是不太可能夺冠的,咱们俩一起慢慢完成全部路程吧!”
  
  金看着安迷修的脸色似乎是好一些了,偷偷松了口气。一个人在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有个人陪着果然会好一些。能不能赢得冠军这种事也并没有那么重要。
  
  等他们俩慢慢跑到自行车比赛点时,却发现比赛被终止了,好像是自行车赛道出了山体滑坡,已经有好几个运动员出事了。
  
  金有种不祥的预感,然后接过一旁紫堂幻递过来的手机给其他几个参赛的人打电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接电话。
  
  冷静一点,说不定只是信号不好或者是手机不在身边,没什么的,他们一个个的也都很幸运很强悍,说不定早就完成了自行车比赛,突然被停赛,嘉德罗斯他们一定很不爽的去找主办方麻烦去了……
  
  看着明显已经有些慌了手脚的金,安迷修也没多说话,只是默默扶稳他的肩膀,让金依靠着自己。
  
  不久后凯莉回了一条短信,说是让金去附近一家医院的急诊住院部去看下人。他们这群人或多或少受了点伤,但是并不算严重,不来也行。
  
  收到短信后的金明显松了口气,以凯莉的平时的风格,能说出:“不来也成,来了的话可能病房会更吵一些。”估计也是在暗示几个人还有精力对吵,就算受伤也不会有多大的事。
  
  话是这么说,但是金在看到那几个人的造型后差点没笑出声来,在他身后的安迷修和紫堂幻也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涂着碘伏或者红药水,脸上紫紫红红的看上去像是被毒打了一般,更别提吊着胳膊的嘉德罗斯,腿断了只能躺在床上的雷狮,还有被裹的迷之有些像粽子的卡米尔和格瑞……
  
  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笑意,大声笑了出来,导致被似乎恼羞成怒的嘉德罗斯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打了一顿。
  
  雷狮在一旁就瞎起哄,被安迷修用放在旁边的苹果堵嘴导致差点憋的有些窒息。
  
  果然,和朋友在一起才是最让人觉得幸福而又温暖的时候吧。
  
  【猫又】第十棒:  @咸鱼猫又
  
  然后卡米尔走向金,掏出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包巧克力饼干,是前几天准备的了,只是没有找到机会送给金。
  
  “哇,这是卡米尔自己做的吗?!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金最喜欢卡米尔做的甜品了,卡米尔也经常做给他吃。
  
  “嗯,尝尝?”卡米尔问道。
  
  “好啊!”金享受一般的咬了一口饼干。“超好吃的!谢谢卡米尔!”金笑着对卡米尔说,卡米尔的脸也微微发红。
  
  秋:我怎么觉得他才是最危险的?
  
  卡米尔当然会想到先讨好丈母娘(划掉)秋,于是也送了秋一包。
  
  秋: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跟金靠的很近。
  
  卡米尔把自己的围巾解下,围上金的脖子。
  
  众人:原来卡米尔才是最需要防的……
  
  【匣子】第十一棒:  @黑匣子
  
  这顿年夜饭逐渐就演变成了吃饺子大赛,就这群心理年龄完全不达标的家伙就像是约好了似得,争相比着谁吃的最多,就连一向不怎么掺和这些事的格瑞也吃了不少——虽然大都是金夹给他的。
  
  这一结果就直接导致了这帮子人一下子都给吃撑了,秋无奈的笑了笑,自己收拾着碗筷撺掇着这些家伙去院子里消消食。
  
  他们家是四合院的样式,地方空旷,除了格瑞是一直住着的,其他几人都是租客,即使这些人现在一个个的都事业有成却还是没离开这里。秋巴不得这些对金图谋不轨的家伙离得远远的,可金舍不得,她这个做姐姐的也只能遵从自己的心意好好地教训教训这群狼崽子——就算是狼王在她这儿也得缩成崽子。
  
  虽然是过年,但是市区管得严,更何况他们早就因为刚才的一顿闹腾错过了可以放爆竹的时间,金想着刚刚外面的闹腾劲儿难免觉得有些遗憾。
  
  这时候一丝火光就映入了眼底,格瑞递过来一根烟花棒,这个男人一直都是沉默地传递着自己的关心,却也是最懂金的。
  
  “格瑞最好了!”金接过烟花棒,激动地在格瑞面颊上留下一吻,他已经知道了怎样做才能讨这群男人开心。一开始他何尝没有纠结过,只是发生的事情多了,一起过的日子多了,他就知道只有大家在一起才是最开心的。
  
  却不知道他亲格瑞这一下看得其他几个男人眼都红了,格瑞隐晦的看了眼他们,挑衅意味十足。嘉德罗斯是最经不起激的,一下子就被气得不轻,更何况是被他视作宿敌的格瑞。
  
  只是嘉德罗斯冲上前的那刻撞到了安迷修,安迷修一不注意就踩到了雷狮,他们两闹起来的时候又把女生们手中捧着的烟花棒盒子给撞翻了,凯莉看不惯在一旁看热闹的卡米尔,使计让他也掺和进来。或许上辈子这群人就合不来,于是一人连着一人的,悄无声息地又开始了一场小型战争,巴不得谁能之后又在医院躺上个十天半个月,最好一直见不着金才是。
  
  单纯的闹成一团,这些人愣是把烟火棒挥舞出了武器的效果,别说,一时间也好看得紧。本来想着劝架的金看着直接笑出了声,这群人喜欢着他,他又何尝不喜欢着这些人呢。
  
  “喂!”他大喊了一声,他们就应声而停朝着他看过来,金色的光在他的眼里倒映出灿烂的光彩。他挥舞着手中的烟花棒,那光也就明明灭灭地出现在眼里,漾出温柔的情感,他划出了一个心形,“大伙儿!新年快乐!今年我们也要一直在一起!”
  
  大家再次一起,迎接新年。

————————全文完————————

墨墨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新的一年也要为很爱更爱all金啊!
  

评论 ( 6 )
热度 ( 320 )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