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今天还债了吗?
这是all金群的赌骰大型翻车现场。
一个贼几把炫酷,记录一群贼几把炫酷的欠债人日偿还债的首页。
all金群号:297872820

【all金】关于自己可能即将做不成演员这件事,作者:某只呆兔子

  两百粉点文,在此祝大家除夕快乐!感谢兔子的倾情奉献!


  点文: @叶子柒——吃我叶粉啦! 


  作者: @某只呆兔子 


  【正文】

  

  二月十四号,情人节那天,金,被四个人男人告白了。

  

  没有任何的预兆,但他们就像是约好了一般,都在那天跟他告白了。

  

  第一个向他告白的人是嘉德罗斯,他的老板,上司,掌管着上百个艺人的娱乐圈总裁。

  

  金发男人一只手撑着脸另一只手烦躁的敲击着玻璃制的桌子,他琥珀色的瞳孔一直盯着门口,就好像会有什么大人物即将来临一般。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嘉德罗斯敲桌子的动作立刻停止了。

  

  以非常迅速的速度整理好衣容,双手合并放在嘴前,摆出了一幅严肃的样子。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进来。”

  

  门渐渐地被打开,进来的是身穿一件黑袖白衣的女人,桔黄色的长发散落在背后,几根俏皮的发丝留在耳侧,他画着淡淡的妆容,朱唇轻启,偏少年的声线缓缓响起,“嘉总,找我有什么事吗?”

  

  看着对方有些瘦弱的身板,双手渐渐地捏紧,琥珀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不安,但最后还是坚定的对上了他那双充满疑惑的天青色瞳孔。

  

  “女人,圣星空娱乐公司还少了一个总裁夫人。”声线低哑又狂妄。

  

  哈?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月老。

  

  金的心底满是疑惑,但眼前的人是自己的上司,多多少少还是要回答一下的。

  

  “嗯,所以嘉总打算选谁作为您的夫人?”语气中除了淡漠还是淡漠。

  

  一股怒火从心中激发出来,琥珀色的瞳孔渐渐地染上了怒意,‘这个渣渣,居然没听懂我的意思。’

  

  “你给我滚出去。”

  

  “啊?哦,好的。”虽然不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突然发火了,金还是顺从的走了出去。

  

  金关上门的那一刹,嘉德罗斯突然后悔了,但以他的性子他是不可能做出挽留这种行为的,所以毫无疑问,嘉德罗斯错失了自己最大的告白机会。

  

  而走出门后的金,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嘉德罗斯他...是在跟我告白?!!哈,不可能的吧,我又不是真的女孩子。’随后抛之脑后。

  

  第三个跟自己告白的是自己发小兼经纪人格瑞,也是唯一一个知道金是男扮女装(?)的人。

  

  在秋去世后,一直站在他的身边鼓励他的人。

  

  话虽是这么说啦,但其实格瑞对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笨蛋,白痴。”

  

  其次数到了一定的程度金都有点想要拿胶布把他的嘴好好的黏上,当然这也只是想想。

  

  虽然格瑞他对金说得最多的词是他都要听腻了的词,但是在关键时刻格瑞还是很可靠的。

  

  就拿今天这件事来做比方,离开了公司以后金在大街上随意的走着,却忘记了作为一个路痴能没有人带路而‘成功的’走回家的成功率。

  

  于是在大街上悠荡一个小时的金终于,碰到了一个熟人。

  

  “小鬼?”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金转过头来,入目的是有着一头玄发带着一块白色头巾的男人。

  

  “雷狮?好久不见。”金有些惊喜的看着他。

  

  雷狮勾起唇角,看着眼前似乎没什么变化的金发出了邀请,“是啊,好久不见,要不要来我这边坐坐?”

  

  金弯起眉眼对男人说道,“好啊。”

  

  作为同一个艺术学院出来的人,金和雷狮曾是前后辈关系,不过他们两个唯一不同的是金是学表演,而雷狮是学音乐的。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过人之处,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开始了工作,以作曲家这个身份完美的在演艺圈中有了一定的地位。

  

  当羡慕他的才华的人看见其样貌时,总会感叹一句,“明明可以靠颜吃饭,偏偏要靠才华。”

  

  金拿着手机在滴滴答答写着什么,知道将短信发送了以后他才抬起头来看着雷狮。

  

  “在写什么呢?这么认真。”紫水晶般的瞳孔平静的看着金,但到底是真平静还是假平静我们不从得知。

  

  “在给我的经纪人发一条短信,叫他来接我。”金回答道。

  

  经纪人...吗?不知为何雷狮脑海里一闪而过每次金放学看都会来接他的那个男人。

  

  他甚至还记得当时那个人看见他在金旁边时充满敌意的眼神,好像在说别靠近他。

  

  不过话说回来...雷狮看了一眼金,头发比那时候还要更长了,也多了一丝女气。

  

  “不过...雷狮你好像比以前还要稳重了许多?我还记得当时你听到我的声音时第一想法就是要写一首适合我唱的歌。”金微笑道。

  

  “这个想法到现在都还没变过。”雷狮勾起唇角笑道。

  

  “别开玩笑了,我说过的我不适合唱歌。”金连忙摆手道,“光是磨练演戏就已经够累的了。”

  

  挂在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雷狮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起来,“我是认真的。”

  

  “好的,我知道了。”虽然是这么说但可以从金的表情中看出了,他并没有相信雷狮所说的话。

  

  手腕突然被男人捏住,男人直接压向了金,纯白的头巾缓缓飘落,紫色的瞳孔对上青年满是惊讶的天青色瞳孔。

  

  “小鬼,我是认真的。”他顿了顿,“我是认真要你唱我为你写的曲子。”

  

  心跳不自觉的加快,男人的眼睛就像那深沉的海洋,深不见底却又让人沉沦。

  

  金动了动唇像要开口说什么,但是却被另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抱歉,打扰到你们了。”虽然他这么说但雷狮却没从他语气里听到任何一丝歉意。

  

  格瑞向他们走来,看都没看雷狮一眼,直接对金说,“金,我来接你了。”

  

  “哦,好的,那么下次见了雷狮。”金微笑着对雷狮挥了挥手上了格瑞的车。

  

  雷狮见格瑞还没上车,便友善(?)的跟格瑞打了声招呼,“来的真够及时啊,‘经纪人’先生。”若是忽略他语气中的咬牙切齿的话。

  

  格瑞目不斜视的看着坐在车里等着他的金,淡淡道,“毕竟我可不能把自己的发小留在一匹‘饿狼’身边。”语毕,便直接开车走人。

  

  留下的雷狮看着绝尘而去的车,默默无言。

  

  车内金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啊哈哈,抱歉啊格瑞,我又迷路了。”

  

  格瑞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但语气中却透露出了一丝无奈,“金,我说过多少次了,迷路了,第一时间打给我。”

  

  “今天只是意外啦,凑巧碰到了一个熟人而已,更何况我不是有格瑞嘛。”金弯起眉眼,裂开了嘴灿烂的笑着。

  

  看着金对自己全然的信任,格瑞微微叹了口气,他喃喃道。

  

  “你只需要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唉?格瑞你刚刚说什么了?”金疑惑的看着格瑞,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安静。

  

  “唉!格瑞不要不说话嘛~格瑞,格瑞。”

  

  通往金的家的这一路上,留下的是一只叫着某人名字的金和淡淡的笑着的格瑞。

  

  ...

  

  等吃晚饭的前两个小时最难熬,既要忍受着咕咕叫肚子又要阻止自己去寻食的想法。

  

  但格瑞又告诫过金不能随便跑出去,若是金有这么听话的待在家里的话就不叫金了,所以毫无疑问,金偷偷跑了出去。

  

  不过金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偷跑出去还没超过五分钟,就撞到了人这件事。

  

  金兴奋的看着通往外面的门跑了过去,却不想正巧有个人从门外路过,金一时不察直接撞上了那个人。

  

  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金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屁股,却发现自己被阴影笼罩着,金疑惑的抬起了头,对上的正是男人刚刚伸出的手。

  

  如同湖泊般清澈的碧绿色瞳孔担忧的看着金,他温和的声线缓缓响起,“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没事吧?”

  

  跟雷狮不相上下的俊朗的五官,若是拿他跟雷狮比较的话,他比雷狮少了一丝痞气多了一丝柔和。

  

  “啊,我没事的。”金对他笑笑,“毕竟是我不看路才导致的。”

  

  裙摆上沾着些许尘土,金却阳光的对他笑着,就像一个太阳一般,耀眼却不失美丽,作为看惯了因为一点小事而发火的女孩,他表示很惊奇。

  

  “让美丽的小姐先道歉什么的可不是绅士行为,作为赔礼就请让在下请你吃些东西来补偿吧。”虽然他的语气很温和,但金还是察觉到了他态度中的强硬。

  

  反正自己也饿了,去吃点东西也没关系吧?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在前往餐厅的路上,为了不让气氛太过于尴尬,男人总是会找着一些话题聊着。

  

  而这时男人才发现他忘记问对方名字了,“忘记向小姐你自我介绍了,我是安迷修,小姐你的名字是...?”

  

  “我叫金,叫我金就好。”

  

  金吗?真是个十分符合他的名字。

  

  吃完饭后金突然觉得有些倦意,可能是这几天都在上夜班的关系,导致自己的睡眠多多少少有些不足。

  

  精神在跟肉体做着争斗,但还是败下风来,很快金就忍住不住倦意的睡着了。

  

  而在一旁看着金突然倒下的安迷修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他,毕竟现在桌子上还残留着饭菜,躺上去了可不见得会舒服。

  

  看着金平稳的呼吸着,还以为他突然是怎么了安迷修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只是太过于劳累而睡着了而已。

  

  安迷修先是在桌子上留下了几张纸币,随后他将金打横抱起带离了这家餐馆,现在最主要的是找个旅馆让他躺在床上睡。

  

  躺在床上的少年眼底下的一片青色,虽然他平缓的呼吸着,但安迷修还是有些心疼。

  

  也不知过了多久,唯一能确定的是天色已渐渐地暗淡下来,躺在床上的金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而坐在床边的正是自己去寻食时不小心撞到的人。

  

  或许是金的动作惊动了安迷修,只见安迷修拉住了金的手,“你醒了,金。”

  

  “嗯,谢谢你啊,安迷修。”天青色的瞳孔微微弯起,嘴角也随着眉眼划出柔和的弧度,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而轻微摆动着。

  

  心跳不自觉的加快,安迷修完全的沉沦在金的笑颜中,等他回过神来,他握住了金的手。

  

  碧色的瞳孔中满是真诚,“金,在下...可能对你一见钟情了!”

  

  哈?什么?!!!!

  

  金瞪大了双眼,“不是,安迷修我...”是男孩子啊。

  

  安迷修完全没有听见金的话语,他继续说着,“在下想和金的相遇一定是命中注定的,所以金愿意成为在下的伴侣吗?”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金决定要让安迷修死心,“安迷修,我是男孩子!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可是金你看起来完全是个女孩子啊。”

  

  “...”金突然抓住了安迷修的手往自己的下身一方,他红着脸说道,“这下可以相信我了吗?”

  

  安迷修呆愣的点了点头。

  

  金微微叹了口气,他也不想用这种尴尬的方法的,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是男生别无他法。

  

  “我之所以穿女装是出自于个人原因,那么再见了。”金起身慢慢的走向门外,临走前还特地看了安迷修一眼,他还是呆愣在原地,虽然感到有些抱歉,不这样做的话人家也不见得会死心。

  

  或许金他自己都没想到,在几个月后综艺新闻上他会再次看到安迷修。

  

  这时候金才知道原来安迷修他是海外的影帝,这次来这里主要是为了拍戏,与此同时他还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

  

  看到这里的时候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句话让金都有种像要直接过去暴打安迷修一顿的想法。

  

  只见褐发男人深情的说着,“在这里在下想向一个喜欢的人告白,金,爱情是没有国境的。”

  

  与此同时三位正巧看到这段综艺新闻的大佬们,已经开始盘算如何打败情敌了。

  

  而作为这事件的主人公‘金’则是泪流满面的看着蓝蓝的天空。

  

  至远在天国的姐姐,很抱歉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你弟弟我的演艺生涯可能要结束了。


  

  

  


评论 ( 3 )
热度 ( 149 )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